乡野春色

第九百六十三章 油尽灯枯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悠然钟声 本章:第九百六十三章 油尽灯枯

    www.3ZxS.coM“小秦……”纵是一生行医,见惯生死的国医泰斗方老,看到秦钟如此,也不由动容。www.binhuo.COM

    可是,这一刻,小子昂的生命再次岌岌可危。大家已经相信,秦钟握着小孩的手,传递的是一种生命的力量。毫无疑问,秦钟消耗的也是生命。

    看到秦钟这样一种状态,所有人的心,包括主刀的赵亚军,都瞬间跌入了冰谷的谷底。

    难道就这样功亏一篑吗?

    所有人如是想到。

    “不——”秦钟嗓音变得嘶哑难听,他猛地从器械盒中拿起一只一次性针头,然后猛地插入自己的头顶百会穴中。

    “啊——”又是一声嘶哑的痛呼,他的脸上再次一红,随后,他挺直了脊背,一只手坚定的握住了小子昂的小手,刹那间,所有的仪器恢复了正常。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是泪流满面。

    赵亚军也不例外,泪水不由自主的一次次模糊了他的双眼,他的脾气变得极为暴躁,不停的训斥着擦汗的护士。

    如此,又是五分钟过去。

    秦钟体如筛糠,牙齿不断叩击着,他的眼神也变得散乱起来。

    气喘如牛的他再次抓起一根针头,扎进百会穴中。

    这一次痛呼的声音几不可闻,但是他的脸色再一次变得潮红起来。

    手术室外,徐娇娇终于赶了过来,同时过来的还有聂抗天、张殷殷、东方雨菲、拉娜克西斯、墨雪、库娃和莎莉瓦。

    并非徐娇娇愿意兴师动众,可是她听秦钟说过,拉娜克西斯的实力不在他之下,徐娇娇以为,也许她能够帮上忙,还有墨雪,还有聂抗天,还有……

    总之,所以这些人都来了。

    一时间医院门口停满了豪车,附近的中南海保镖们也都紧张起来。

    木清韵看到来了一帮子人,上前截住,看着徐娇娇,道:“这么多人是……”

    “帮忙的。”

    木清韵点点头,徐娇娇问:“有没有手术监控?”

    方晴道:“有,请跟我来。”她当然知道病人的家世,毫不犹豫的带着众人去了。

    徐娇娇等人来到一间会议室模样的房间,方晴打开一台五十英寸的液晶彩电,顿时,手术室里的情形一览无余。

    当所有人看到秦钟又一次将一根针头插入头顶时,都不由发出一声惊呼,徐娇娇、东方雨菲、木清韵、库娃、莎莉瓦的眼睛顿时红了。

    “金针刺穴……”聂抗天喃喃自语。

    拉娜克西斯看着聂抗天,冷冷道:“你把话说清楚。”

    聂抗天道:“金针刺穴可以最大限度的激发人的潜能,可是对施法者的伤害极大,有可能是不可恢复的伤害。”

    拉娜克西斯突然站起,向门口走去,走到半途,道:“墨雪,跟我来。”接着又指着聂抗天道:“还有你。”

    三人离开后,库娃突然叫了一声,用手指着拉娜克西斯刚刚坐过的折叠椅子,啊啊啊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其它几个人循声看去,也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原来,拉娜克西斯的椅子四条腿全部压入坚实的大理石地面,而一侧的扶手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着。

    拉娜克西斯带着墨雪和聂抗天风风火火的向手术室门口走去,一个小护士拉住他们,道:“你们干什么?手术重地,你们不能进去!”

    聂抗天着急道:“少乾,秦钟有危险,让我们进去。”

    陈少乾看了眼父亲,首长点点头,对小护士道:“让他们进去。”

    拉娜克西斯早已不耐烦,抬起脚,一脚踹在铁门中央。

    摇摇欲坠的秦钟被这响声弄得一个激灵,咬着牙跪在了地上,却宁死也不愿松开手。

    门锁被轻而易举的踢断,拉娜克西斯一眼看到跪在地上的秦钟,芳心没来由的一痛,墨雪则是立刻跑了过去,要搀扶秦钟。

    “老大……”聂抗天欲言又止。

    “啰嗦什么!”拉娜克西斯上前一把推开墨雪,双手便抵在了秦钟的背后,只是,手掌刚刚接触道秦钟的身子,拉娜克西斯便悚然而惊,因为这一刻,秦钟的身体就好像一块干透了的海绵,拉娜克西斯的内息如同万流归海,流逝的速度让她感到无比的恐惧。

    “快来帮忙!”

    墨雪会意,双手抵在拉娜克西斯的后背,聂抗天也马上领会,双手按在了墨雪的背部。

    秦钟慢慢站了起来,脸色变得红润了少许,气息也匀定了一些,他微微侧头,微微点头。

    赵亚军终于缝完了最后一针,剪去了最后一个线头,然后启动了心脏起搏装置。他退后一步,闭上眼睛,咽了口唾沫,用沙哑的声音说:“好了,看看。”

    秦钟会意,松开了孩子的小手。

    扑通扑通——

    孩子的心跳被音响放大,整个手术室,包括手术室外的楼道,还有监控室,所有人都听见了这强有力的自主的心跳。

    赵亚军猛地一挥拳头,流出了激动的泪水,然后道:“现在开始缝合。”

    “扑通”数声,秦钟以及后面进来的三个人全部倒在了地上。“小秦……”

    “秦主任……”

    “哥……”

    “老大……”

    “……”

    秦钟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在眼前变得模糊,亲切的呼唤也越来越远,他抬了抬手想要抓住什么,只是没有抬起,却已经无力的放下了……

    世界似乎静止了有那么一刻,赵亚军才拿开了按在秦钟颈动脉的手指,沉痛的起身,说:“手术成功,咱们出去。”

    小子昂被推了出去,秦钟则由聂抗天背着,也走出了手术室。

    苏凝看着手术台,看着赵亚军问道:“赵院长,孩子他……”

    “手术很成功。”

    “什么?”木青萍的眼眸中逐渐恢复了神采,她风一般的扑到赵亚军的身边,抓着他的袖子道:“你……你说什么?”

    赵亚军道:“我说手术很成功,孩子没事了。”

    “真的……呵呵……真的,妈,少乾,爸,你们听见了吗?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小子昂一定会没事的,他不会丢下我们。”

    陈少乾上前握着赵亚军的手,激动的语无伦次:“谢谢,谢谢你。”

    随后走上来的方老一声长叹:“孩子是得救了,可是小秦他……”

    首长上前一步,问道:“秦钟怎么样?”

    夫人苏凝也大惊失色:“我儿子怎么了?”

    “嗨……”方老重重一叹,终究是没有说出口,他身子一侧,便落寞而去。

    在过道的尽头,却站着他的孙女方晴,此时,方晴目光的焦点正聚集在那个昏迷不醒的秦钟身上。

    过道之中。

    陈少乾也急了,他摇晃着赵亚军的胳膊,道:“赵院长,我兄弟他……他怎么了?”

    赵亚军痛苦的摇头:“他没有心跳了。”

    “什么?”陈少乾大叫:“这里不是医院吗?赶紧救他,救他啊!”

    首长沉声道:“少乾,你冷静点,听赵院长说。”

    赵亚军疲惫地说道:“确切的说,他不是没有心跳,而是心跳频率低的出奇,打个比方,咱们的心跳是一分钟六十次,他却是一次。”

    苏凝捂住嘴巴,哽咽道:“那怎么办,你们就没有办法?”

    赵亚军叹息一声:“只能先观察吧!不过,你们最好做好最坏的打算。”

    陈少乾猛地一推赵亚军,几乎将他推倒。

    首长一声怒喝:“少乾,你疯了!”

    陈少乾一摆手,道:“对不起,可是我还要说,虽然你救了我的儿子,我应该感谢你,可是我还是要说。我想请问,‘你们做好最坏的打算’这是你们的口头禅吗?我把儿子送来,你不止一次的说过这样的话,现在我的儿子却被你治好了,你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现在我的兄弟这里,你又说同样的话!”

    首长怒不可遏,喝道:“来人,把陈少乾给我带下去。”

    就这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涌出两个身材伟岸的西装男,将陈少乾架住了就往外走。陈少乾自知口无遮拦,冲撞了父亲,喊道:“爸,我错了,让我呆在子昂的病房还不行吗?”

    首长摆摆手:“去吧。”说着,上前扶起赵亚军,让赵亚军受宠若惊,惶恐不已。

    首长说:“抱歉啊赵院长。”

    “不敢,首长。”

    “在医院,我就是病人的家属,我想问,我干儿子的病情……如果你需要什么援助,尽管开口。”

    赵亚军摇摇头:“还需要进一步诊断,莫说我,就是方老也没有见过如此奇异的病症,就像……”

    “就像什么?”木清韵问道。

    众人都看着赵亚军的嘴唇,见他苍白的嘴唇微微一动,吐出了四个字——油尽灯枯。

    众人刚刚因为小子昂得救而松弛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

    ……

    北韩,被关了一天之后,金贤姬走出了中情局,上了父亲的专车,这昭示着她被隔离审查的结束。

    因为父亲的关系,她的确没有受到什么不公平的对待,至于北韩当局问起他们是如何去的俄罗斯,她则是一问三不知。

    其实这也难不倒她,在学校,她学的就是这些东西,侦查与反侦察,还有心理学。另外,整个过程她确实也不清楚,如果不是多事的莱普斯基说起,她就是敲破脑袋,也想不通。

    在被审查的过程中,金贤姬眼前时时会浮现出一个丰神俊朗的五官,他的眼睛是那么的深邃,他的脸上带着些许沧桑。

    原来,他也有着一颗博爱之心。

    在父亲的车上,金贤姬甚至都有拨打秦钟电话的冲动。

    ……

( 乡野春色 http://www.xcxs4.com/0/18/ ) 移动版阅读m.xcxs4.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乡野春色》,方便以后阅读乡野春色第九百六十三章 油尽灯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乡野春色第九百六十三章 油尽灯枯并对乡野春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