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争锋

第一百一十章 造化宝莲阻十十天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误道者 本章:第一百一十章 造化宝莲阻十十天途

    众人听得季庄道人这番言语,都是心中一震。

    季庄这分明就是告诉他们,要是不想诸有崩毁,唯有他们自家出力维护,不用太过指望其人,且若是其人见事情实在不可为,那么也不会死命阻拦,或许会放任那一位行事。

    张衍淡笑一下,他却不认为如此,季庄这番话半真半假,其人千方百计回得此间,又把他们一同唤来商量,这般郑重其事,哪可能说弃就弃?

    况且此中目的也不会像是其人所言一般是为了护持诸有,当是另有所图。

    簪元道人在座下想了一想,向着季庄道人打个稽首,神色严肃道:“在下只问一句,若我等按道友所言,确然能阻住那位归来么?”

    季庄道人也是神色一正,道:“天机变数,便是大德也不能尽数看透,否则也不会有造化之精破灭一事,不过诸位若按我意行事,只要我在一日,便可确保那寄托神意无法再做那倾灭诸有之事。”

    簪元默默点头,又是一礼,便不再言语了。

    季庄道人这时看向张衍,等着后者回复。

    他自己身为御主,十分清楚,只要张衍这位布须天御主开口答应,那么其余人意见根本无关紧要。

    玄澈、参霄等人也是望了过来,其实他们心中也同样不赞同此事,但托庇在镜湖之中,他们也是明哲保身,不可能直言反对,可要是张衍不答应,那么此事自便无法做成了,且压力也都能被张衍扛了过去。

    张衍考虑了一下,他很明白,若是当真不愿按照季庄道人建言行事,那么下来两家多半是会掀起一场斗战。

    对此他倒是无惧,正如此前所想,对方毕竟并非真正大德,还没有到力压一切的地步。

    只是他有种感应,直接开战,并非最好选择,这里恐怕有极大妨碍,且这妨碍当并非来自季庄本身,而是来自于他处。

    他深思了一会儿,又再试着加以推算了一下,心中已是有了计较。

    不过他并没有就此做出决断,而是决定先问一问诸人意见,毕竟他曾正面击败那一位存在,与之因果已断,并不受这等做法的拘束,真正受损之人其实托庇于布须天的这些同道。

    当下一转神意,遁入莫名。

    下一刻,托庇布须天之下的诸修也是一个个出现在此。

    张衍待人齐全,便道:“诸位如何看待此事?”

    青圣道人先自言道:“道友,万万不可应下此事,季庄既然自承奈何不得那一位,手段也不过如此,那又何必理会其人言语?大不了一战罢了。”

    簪元道人连连摇头,道:“道友此言差矣。大德之能,非我所能妄断,季庄其人底细不明,再又有那一位存在时刻在外觊觎,局面复杂繁复,镜湖之人都还未曾说什么,我等又岂能轻易言战?”

    青圣道人看了一眼周围,见其他人都不开口,冷笑道:“诸位以为我是意气用事不成,我方才暗中查看,镜湖之中那些同道对此也颇是不满,可见人心并不在季庄那一方,若能说动他们投向我等,合我众人之力,未必就怕了其人。”

    銮方出言附和道:“道友之言不无道理,其他人且不说,那曜汉心思深沉,我曾与之打过数次交道,我敢言其必有所谋,只是现下无人挑头,不敢跳出来罢了,若我与季庄斗战起来,其必暗中呼应。”

    神常道人在那里深思许久,这时缓缓道:“诸位道友,我以为此事可以答应。”

    青圣道人盯着他道:“道友也是逐求大道之人,莫非见敌势大,心中起怯,就想就此弃了道途么”

    神常道人言道:“非是如此,而是另有考量。”

    他看向诸人,道:“诸位听我一言,天机常转,又岂能恒固不移?其人亲口承认难以算尽天机,若想就此隔断诸位道业,永无革变,那是绝无可能之事,我等眼下实则不必与他冲突,大可应下,而后耐心等待,必有乾坤易数之日。”

    张衍微微颌首,他与那持剑道人交谈时,对方同样也是这般认为,季庄道人想要永远维持如其口中所言的那般格局,那是绝无可能的。

    想来季庄也不可能不知这个道理,所以他猜测,应该是其想做得什么,只是不希望这等时候有另一个大德进来搅局,这才对此事如此上心,而待其目的达成,肯定会将此抛却一边。

    簪元道人这时也是开口赞同,道:“虽不知那季庄道人有何等能耐,可是我若起争,胜负先是不说,反是给了那位存在机会,倒不如权且应允,待天变再动,再说在座诸位,皆是永恒常在,无生无死,当真就差这些时候么?”

    尘姝也道:“奴家以为,那位自称大德,又请我们来此,怎么也该是有倚仗在手的,不管是争是和,都要小心。”

    张衍把首转向另一边,看向一直在那里咬着指头的神常童子,笑了一笑,道:“道友如何看?”

    神常童子连连摇头道:“无用,无用。”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他所言之无用究竟是争斗无用还是言和无用。

    张衍略一思索,随后微微一笑,显然是听明白神常童子的意思了。

    青圣道人冷嗤一声,看向道:“道友如何说?”

    张衍看向诸人道:“贫道其实有心与之一战,此人自称大德,那么或能他从身上窥见上乘道法,那于我乃至于诸位都不无好处,且銮方道友说得也是不错,曜汉那人,数次传书于我,要我与他一同谋夺镜湖,是故季庄之下人心不定也当属实。”

    言及此处,他略略一顿,又道:“尘姝道友方才言其人身上或有倚仗,这倒非是妄言,我亦有此感,后又做了一番推算,我疑就是不答应此事,恐怕也阻止不了季庄封绝诸位道途之举。”

    众人都是一惊,尘姝所言他们可以不放在心上,可是张衍无疑在他们之中功行最高,且又是数处造化之地的御主,其若有感,那当是十分可信的。

    张衍又言:“诸位稍安,究竟是战是和,待我与季庄交谈一番再言。”

    众人打一个稽首,皆道:“全凭道友作主。”

    张衍自神意之中退了出来,目光望向座上。

    方才众人各抒己见,并把多数可能引动之事都是提到了,可却并没有涉及另一个问题。

    季庄道人现在既要炼神修士停下修持,同时也要求现世之中诸多生灵不再攀求大道。或者在这些同辈眼中,现世生灭不过一瞬,那里面生灵念动即有,念去即无,自是不用放在眼中,可他身为布须天御主,又有宗门及诸多后辈门人,岂有弃而不顾之理?自需为其等讨一个交代!

    季庄道人这时也是看来,不过其并没有说话,而是将自身神意渡来。

    张衍有感,知晓他是要与自己单独对言,当即心念一转,将自身神意迎上。两人也是遁入莫名之地,

    季庄道人问道:“道友之意如何?”

    张衍负袖言道:“道友当是知道,我辈所求,不外大道而已,恐无有几人愿意如此委曲求全,道友若无什么手段,那我两家之间无可避免将有一争。”

    季庄道人略作沉默,随后一抬袖,却见他将一朵宝莲托了出来,便在这莫名之地内,也无法掩下其上金光。

    张衍目光微闪,在这莫名之中,神意互相交融,立时知晓了此为何物,且更能看清楚其中所含威能,他道:“原来道友据有此物。”

    季庄道人言道:“我有这造化宝莲在手,不管道友是否同意,我只需催动其力,定能使事机顺我心意,便道友法力再高,也无从阻碍。”

    张衍知他说得是实言,从他方才所见所知来看,这造化宝莲哪怕不用在斗战之中,只消发动起来,便能轻而易举阻人道途,所以季庄道人这番话并非夸言,其人的确是能做到这等事。

    只炼神修士若是自家不肯放弃,仍是追求上境,并一直与之较劲的话,那么其却也需分出一部分力量进行对抗,

    故他判断,其人应该还想利用这宝莲做什么事,所以并不想自己力量被平白牵扯在此。

    他考虑了一下,既然对方亮出此宝,现在与之争斗已是没有什么意义了,若是没有与之对等的宝物,他并无法遏制其所为。

    他颌首道:“既然道友有此物,贫道会向诸位道友说明情由。”

    季庄道人此事神情一缓,他方才不在殿上拿出造化宝莲,而是私下示予张衍观看,就是不想让后者认为自己有逼迫之意,因为这样做很可能会将事情弄巧成拙。

    正如张衍所料,他下来拿此物有大用,并不想将气力白白耗费在此事之上,能以平和手段解决,那方是最好。

    他道:“那我与道友便如此约定了。”

    张衍摇了摇头,道:“道友莫非忘了,还有一事需做解决。”

    季庄道人哦了一声,看了看他,道:“道友请讲。”

    张衍目光迎上,道:“道友欲为之事,不止涉及诸多同道,还有那断绝现世道法之论,此又该如何说?”

    …………

    …………

( 大道争锋 http://www.xcxs4.com/2/2382/ ) 移动版阅读m.xcxs4.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道争锋》,方便以后阅读大道争锋第一百一十章 造化宝莲阻十十天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道争锋第一百一十章 造化宝莲阻十十天途并对大道争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