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武力

第八百第零一章 功力全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鲁西平 本章:第八百第零一章 功力全开

    第八百零一章功力全开

    严四海不但拳入化境,武功高强,而且见多识广,一生之中见过的奇人异事无数,但即便如此在看到王越突然在他面前,瞬间变化,全身膨胀的那一刻,却也不由得惊的眼角一阵抽动。

    以他的见识,当然知道如同王越现在的这种状态究竟是多么可怕,正面交手之下,就算自己此时上下交征的蛇鹤二法,可以不差毫厘的命中目标,但同一时间里,他自己十有八九也会被王越居高临下轰下来的那一拳,砸的浑身筋骨寸断,死的不要不要的。

    而且,更加可怕的是,这时候的王越身形暴涨之下,整个人已经超过两米五十,原本他的一脚钻膝,一手戳肋,到现在就全部向下移动了六七十公分。膝盖变小腿,软肋变大腿。不但再不是要害,反倒是因为王越的肌肉隆起绷紧,他所攻击的地方全都成了铁块一样。在这种情况下,说实话他还能不能打的动对方,连他自己,心里都没有把握……。

    “真是见鬼了,这小子的功夫到底是怎么练的?苏明秋虽然厉害,可是也没听说他苏家的六合拳,能让人练到这种皮膜大成的地步啊!莫非……,是天赋异禀?还是说这小子另有师承,且是从娘胎里就开始练拳了?”

    王越这一全力爆发,终于是不管不顾的开始全身巨大化了。而也由此可见,严四海刚才那一番快攻,究竟是给他带来了多大的压力,不然他也不会亮出这一招。用出连他自己,现在都无法完全掌控的压箱底变化。

    一旦全身巨大化,也就代表着王越是真正的用出全力了。所有的拳法武功,能放不能收!

    直面于此,真切的感受到头脸上扑面而来的劲风,瞬间炸裂时恍如刀子般四射的凌厉,严四海就马上就明白,自己肯定接不下王越这一拳。一个人的皮膜练至大成,浑身的筋骨血肉,全都会淬炼的坚韧无比,拉伸缩短,有如弹簧,蓄力发力时又何止强过平常时候的一倍两倍。

    就是他自认拳法武功绝不会输给对方半分,蛇鹤双形,凝练一炉,体力爆发力也足以比拟年轻时的巅峰状态,但碰到这样的王越,他也不敢硬挫其锋。

    严四海年轻的时候,在海外的唐人圈子里也是一等一的狠角色。鹤形指劲最能攻坚破锐,就算是有人练了十三太保的横练,号称刀枪不入,他也能一指头戳破,如击败革。

    可现在碰到了王越,却是攻不能破体,防不能固守。王越这一拳,力道之刚猛爆烈,实在已经是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细数从前,也是平生之仅见!

    “嘶!”猛地往里一吸气,严四海当机立断,几乎连想都没想,就是脚下一错,同时把腰胯猛拧,整个身体顿时就像是一条突然向上窜起来的蟒蛇,一下子就止住去势。借着腰胯脊椎的剧烈发力,手脚齐齐外撇,连带着身子向一旁陡的一翻。

    登时,他的腰身扭得和麻花一样,因为发力实在太过急促,以至于他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瞬间就鼓起来一根根的青筋,纵横交错在皮肤下面,眨一看上去,就仿佛是蛇的鳞片一样。

    这是他蛇形中的“钻天势”。在唐国的神话传说中,蛇是龙种,经年日久是可以经历劫数,成龙飞天的,所以放在拳法里,龙门的蛇形,“钻天势”后就是一招“化龙势”。有如鲤鱼跳龙门,蟒蛇钻天而上紧跟着就是飞龙在天了。

    严四海身形扭动,眼见着王越那一拳几乎是贴着他的脸面和半边身子一路轰砸下去,所过之处,衣服瞬间都被撕裂,就好像是一口气被十几口无形的利刃割过,就连衣服下面的皮肤都被刮的发红了!

    这还是没打中,只是被劲风刮了一下的结果,如果不是他反应快,真要被这一拳擦了个边儿,那估计最好的下场,也是这半边身子就要被瞬间抹去一层血肉了。

    不过,即便如此,严四海的脸上却是连一点颜色都没变,眼神冷厉,一躲过王越的拳头,立刻借着身形上窜的势子,一手护住小腹,一手贴住腰肋,五指如钩循着自己的胸前一条线自下而上,一把就抠向了王越的下颌。出手之间,异常隐蔽,一只爪子就好像是从他嘴里吐出来似得,又像是在蛇身上突然长出一只爪子,如蛇化龙,从此之后再非凡种。

    唐国的易经中有一卦的卦辞就是“飞龙在天,利见大人”。意思是龙飞腾在空中,君子大有所为。严四海的这一招由“蛇钻天”演化而来的化龙势,拳法的意境里就多多少少有这么点意思。

    蛇形本来没有爪法,但化龙后,却长出了爪子,所以他这一招“化龙势”,发力变化全都要落在身后的一条脊椎上,人往上一窜,脊椎吞吐如龙蛇,力道便全都施加在了那一只爪子上,变化之间,力道爆发,有质的改变。

    不但出手时无声无息,而且爆发力比起他的鹤爪也更加可怕的多!

    蛇形的这一招化龙势,是秘传中的秘传,普通人练蛇形,练一辈子如果练不到一定境界,就算知道了这一招的练法和奥妙,也是绝对学不会练不成的。因为蛇化龙,本身指的就是人身上的脊椎,想练这招就得先“降龙”,降服脊椎后,才能动静如意,由蛇化龙,然后才能行飞龙在天般的一击。

    而龙形搜骨,飞龙在天的那一爪子,却是要整合周身力道,凝聚在一点的。严四海的这一招看着是一招,其实却是一前一后的两招合练。钻天势悬崖勒马,整合劲力,化龙势行云布雨,一爪擒杀。

    所以在这一点上说,严四海虽然是蛇鹤双修,但实际上这一招已经是从蛇形过度到了龙形,一旦被他学全了龙形的所有变化,那就是龙蛇鹤三形并进了。自然更加厉害。

    严四海这一辈子行走江湖,身经百战,几十年里死在他手下的高手不知有多少,加上这么多年的沉淀潜修,一身的功夫比起王越来实际上还要老辣的多得多。

    不然,他也不能在刚才一路逼得王越连连后退,最后还不得已全身巨大化。

    事实上,以他的功夫和人脉,如果不是当初到日不落时,害怕被国内没完没了的追捕,不得不觅地潜修,偃旗息鼓,现在在海外的唐人圈子里,他的身份和地位只怕也不会比如今的苏明秋现在差多少。

    所以,这一次因为燕子的事情,他对上了王越,甚至是他身后的苏明秋,严四海其实也并不害怕。苏明秋虽然厉害,但他也不是无源之水,要知道当初前朝覆灭时,可是有许多人流亡到了海外各国的,其中又不乏真正的高手。

    这么多年来,他虽然一直修身养性,不问外事,可这并不代表他就和外界断了一切的联系。就好像赵浔家族所在的那个复兴社一样,那本来就是由前朝流亡在外的那些人设立的组织,最近十来年,和他的联系也越来越紧密了。

    只从这一点上说,单论身后的势力,严四海就一点不怵苏明秋。甚至如果两人正面交起手来,谁输谁赢,也得打过之后,才知道。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面对着王越,这个只是被苏明秋教出来的年轻人时,他就打的这么辛苦。王越的功夫,虽然主体的框架也是苏家的六合拳,但打法和练法却是经过剑器青莲整合后灌输给他的。一打起来,配合上他简直非人类的强横体魄,顿时就让严四海感到头皮一阵发炸。

    而到了这时候,双方底牌尽出,也实在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严四海挟势来追,化蛇形为龙形一式,一记龙爪反抓上去,刚一出手,王越先就感到自己颌下一疼。

    并且这种疼法还和从前那样,如被针扎一样的感觉完全不同。这一次的严四海,爪子上掏,劲力内敛,给王越的感觉就像是钓鱼一样,爪子还没到,可他下颌两侧的皮肉却已经向内凹陷下去了几个小坑。

    而人的下颌,除了里面的颈椎和脑部相连接之外,外部就没有什么硬骨头了,神经密布,两侧是扁桃体,各种的静脉血管,下面是喉结,里面是气管,这地方真要被他抠住,那真就像是被人当成鱼钓了。虽然死不了,却也要差不多废了一半了。

    当下连忙一横小臂,肘往下沉,一只和常人大腿般粗细的胳膊就横在了身前。上面护住脖子,下面护住胸腹。

    他现在的身高,比严四海几乎高出一大半,一条胳膊横过来就像是一面盾牌似得。他的功夫虽然比不得严四海一步一个脚印,几十年如一日是辛辛苦苦,一点一点硬练出来的,少了许多过程中的感悟和经验。

    但是,他本身和别的练家子比起来,就属于作弊。和一般人练拳的练法,完全是两码事。

    尤其是他精神力远比一般人要强的多的多,外放之下,就像是雷达一样,比自身的五感六识要灵敏的多。严四海这一记化龙势,虽然变化精妙,出手无声无息,似飞龙在天,有蛇化龙的意境在里面,但一出手却仍旧是被王越在同一时间,察觉的清清楚楚。

    所以,就在这一瞬间,他一爪子反掏上来,王越的胳膊就像是故意送上门一样,就在他的爪子距离王越下颌不到半尺远的地方,突然就一家伙塞到了他的爪子里。顿时抓了个结结实实!

    严四海只觉得手里猛地一紧,好像抓在一块钢锭上,顿时震得手指一疼,指骨倒撞,叮当一响,发出老来的声音就好像铁石相交。他看着皮包骨头,瘦小枯干,可这一双手的骨头却是早已经练得如同铁爪一样,骨头一碰,叮当乱响。

    “好硬的身子!这不是横练。”一瞬间的念头闪过心头,严四海马上心里就有了点谱。之前他和王越交手的时候,前后两次硬拼过后,心里曾经认为王越是个精通横练硬功的高手,但此时此刻目睹了王越全身巨大化后的样子,已经知道对方易筋锻骨,练得皮膜大成,再交手时就已经明白了王越身体为何如何强横的道理。

    唐国的横练硬功虽然也能练得周身上下如钢似铁,但那种练法却不可避免的让人的身躯笨重,肌肉死板,会影响身形步法的灵活和敏捷,而且有罩门。只要不是练到最高的无漏境界,那就必然会在身上的某处留下一处或者几处的破绽。

    这些破绽,一旦被人知道,那硬功横练就没了什么威胁。罩门一破,轻则散功,重则身死!却是和王越这种身体本身的强横,有着近乎本质的区别。

    不过,严四海是什么人?老而弥坚!心中这一个念头刚一闪过去,立刻就是五指合拢发力,王越的体质虽然强横,但他也不信以他的指力,竟然会抓不动。是以,他这一发力,就要在王越的小臂上生生扯下一块肉来。

    但是王越的身子不是天赋异禀,也不是自己后天苦修,而是全由剑器青莲几次灌注,易筋锻骨,百脉皆通,现在就连换血洗髓都过了大半,一副躯体不但坚若精钢,兼且更是韧性无双。严四海的爪子龙形搜骨,哪怕比鹤爪爆发力更强,但抓在王越的胳膊上却也差了一筹。

    一抓之下,明明已经抓的肌肉深陷,但就偏偏皮肉不破,就像是抓在了蒙着犀牛大象皮的钢铁上,坚硬中饱含韧性,任凭严四海如何发力,也只能是在王越胳膊上的肌肉上抓出几道血痕,然后就被王越一抖手,顷刻震开了五指。

    随后,王越一声大吼,吐气如雷,竖起来的小臂登时往下一砸,呜!的一声怪响,空气炸裂,劲风如潮!先是一记一条鞭的鞭手,小臂甩动,好似偌大的一根钢鞭,自胸往下一条线的劲力砰砰炸开,气势冲天。

    然后又是一记进步肘击,肘尖跟着身子朝前一动,浑似一根大枪凭空戳出,轰的一震,地面起伏,烟尘喧嚣。一招两式,连环扣打,他虽然胀大了半个身子,观之如同小巨人一般,可动作灵活却绝不怠慢。

    而直到这时,他也才是从刚才被人一路压着打的局面中,终于又扳回来了一城。

( 终极武力 http://www.xcxs4.com/2/2539/ ) 移动版阅读m.xcxs4.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终极武力》,方便以后阅读终极武力第八百第零一章 功力全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终极武力第八百第零一章 功力全开并对终极武力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