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师爷

11-1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叶霓 本章:11-12

    第1章

    东方初露曙光,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属于早晨的清新味道。《+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此时街坊才刚刚有人走动,却见一个娇小的人影已疾速穿梭其间。

    最后,她停在一家药铺外头,用力敲着店门,“严大夫您开开门呀,我娘又犯病了,严大夫……”

    过了好一会儿,店门终于开启,当她瞧见应门的是店里的小哥,立刻喊道:“小奇哥,严大夫在吗?”

    “是圆圆呀,你今天怎么那么早?严大夫他人在是在,可是还没起床呢。”小奇打了声呵欠。

    “麻烦你去喊他起来好不好,我娘……我娘……”圆圆急得差点儿哭了出来。

    “裘大娘又病了?”小奇立刻领悟。

    “嗯,这次还挺严重的。”想起娘的病,她不禁愁眉深锁。

    “好,你等等,我去请大夫出来。”

    小奇才刚转身,居然就见严大夫已从里头走了出来。严大夫一看见圆圆,立刻说:“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圆圆,怎么了?大清早就来我这里报到。”

    “严大夫,您起来了真好。快……快抓我娘以前常吃的那种药给我。”她急切地说。

    严大夫会意地点点头,立刻抓了几帖药给她,“银子以后再算吧,你先拿回家熬药去。”

    “我……谢谢……谢谢严大夫。”其实身上只剩下几个碎银子的圆圆本就想向他赊账呀。严大夫人好,从没拒绝过她,让她感激不已。

    道过谢后,裘圆圆便将药包放进竹篮里,急急返家。

    说起她娘,哮喘是她多年痼疾,好不容易前阵子身子才好转些,没想到昨晚哮喘又发作了!吓得她不得不一大早就去敲人家大门呀!

    圆圆才奔进家门外的巷子口,就被隔壁大叔拦下,“圆圆呀,你娘是不是又犯病了?刚刚我又听见她直喘的声音。”

    “是呀,我已经去抓药了,得赶紧为我娘熬药去。”一听大叔这么说,圆圆可是更加忧焚了。

    她快步朝巷内走去,才进门又听见母亲的喘息咳嗽声。“娘……你怎么愈喘愈急,你忍着,我这就熬药去。”

    “圆圆呀。”裘大娘握住她的手,痛楚万分地说:“娘的病拖累了你,娘……真对不起你。”

    “娘,您说这是什么话,我一点儿也不觉得被拖累。倒是女儿没办法治好您的病,心里才有愧呢。”她拿出手绢,轻轻为母亲拭去额上鬓边的汗水。

    “圆圆,你真是娘的乖女儿。”她愈是孝顺,裘大娘就觉得欠她愈多。

    像隔壁王大婶的女儿就跟圆圆同年,她不但可以天天玩乐,还可与弟弟一块儿去私塾念书,多幸福呀。

    可她的圆圆却被逼得日夜守着她,这教她心里怎能好过?

    “您别再说这种话,让圆圆好难过。”她温柔一笑,“您在这儿躺会儿,我现在就去外头将药熬好,有事唤我一声。”

    裘大娘点点头,也因为咳累了,慢慢闭上眼睡着了。

    圆圆赶紧为娘盖好被子,这才拎着药材到门外蹲在地上,生火熬药。

    这时候对面大叔又走了过来,关切地问:“圆圆,你娘的情况再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我知道,可是该做的我都做了,严大夫更是好心的不收我药钱,但是……我娘还是时好时坏。”说起这个,圆圆忍不住轻叹了声,眼眶也跟着红了。

    “我倒是听说有间庙挺灵的,你要不要试试?”

    “庙。”圆圆顿了下。

    “对,是药师菩萨庙,听说只要向她许下心愿,九成可以如愿,剩下的一成就是作孽太多的人,而你是那么孝顺,菩萨一定会保佑你的。”他也不愿见她年纪轻轻就老为母亲的身体烦忧,连这年龄该有的快乐都没有。

    “好,我去试试。大叔,您能不能告诉我那间药师庙在哪儿?”圆圆蹲在地上,一边扇着火,一边问道。

    “就在东街底,你去那问问人就知道了。”

    “嗯,谢谢大叔。”她甜笑着。

    “对了,你不能光求菩萨,若菩萨帮了你,你可别忘了还愿呀。”大叔突然想到这最重要的一点。

    “什么是还愿?”

    “比如说:你可以向菩萨请求,如果她医好你娘,你就愿意回馈些什么给她。”他皱着眉想着比方。

    “可是大叔,你也知道我什么都没有,拿什么给菩萨?”她心一沉。

    “你这傻丫头,菩萨又不要你的银子,而是心意,懂了吗?”

    “心意?”圆圆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懂了就好,那我回去了,你别忘了拨空去一趟呀。”

    当好心的大叔离开后,圆圆心想:不管有没有用,总是一线希望呀。

    于是当她将药熬好后见母亲还熟睡着,便决定先去一趟药师庙,但愿菩萨能听见她的心声呀。

    沿路问着人,非常容易找到了那座庙,走进庙门她诧异地看着里头香火鼎盛的情景!既然有那么多人来许愿,想必药师菩萨一定很灵验了!

    想着,圆圆当然是赶紧走上前,跟着大家一样跪在菩萨面前,诚心地说:“药师菩萨,我叫圆圆,希望您能帮助我医好我母亲的病,如果我这个愿望达成了,我也答应您要帮助另一个人完成一个心愿。”

    插上香,她又守在那儿吸了下清香的香气,但又担心母亲已清醒,约片晌过后她就快步返回家门。

    jj     jj       jj

    “安先生,禄子大人要您过去一下。”

    理藩院的总管乔若来到安哲沁的书房,非常恭敬地说道。

    “好,谢谢总管。”其实在理藩院里乔若的身份并不低,身为这里的大总管,除了里头官吏,底下人都得敬他三分。

    但为何他会对师爷安哲沁如此敬重?因为他钦佩安哲沁的智慧,自从他跟在禄子大人身边后,禄子大人破案率也赫然提升,然而大伙都知道其中功劳最大的莫过于安哲沁洞烛先机的办案能力。

    因此,在他来到理藩院不过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已是声名大噪,许多北京城大官也都慕名前来,为了本身无解的案子找安哲沁攀谈,甚至于还不止一次向禄子大人借人。

    安哲沁为不让禄子大人为难,因而先行对外宣称不再外借,若需要他提供意见就必须移驾来这儿请教他了。

    禄子曾提醒他,别太自傲免得遭怒。他则笑笑说:“他不招惹别人,别人也没理由来招惹他。”

    不过,这次他估算错误了,这全天下就有个人特别喜欢招惹人,但是大家又拿他没办法。

    乔若离开后,安哲沁便起身直接往禄子大人的行馆走去。

    “大人,您找学生?”安哲沁一人内,便拱手躬身问道。

    “安先生你来了,这边坐。”禄子指着前面的椅子。

    安哲沁坐了下来,向来心思缜密的他在禄子还没开口之前就看出情况有些不对的端倪。

    “看样子好像事不单纯。”安哲沁勉强一笑。

    “没错,你……惹到皇上了。”禄子迟疑了会儿才开口。

    “什么?皇上!”安哲沁再聪明也想不透自己哪时候得罪皇上了?

    “他说……你平日性子太傲,又喜欢四处留情,不但惹官又惹女人,所以要惩处你。”禄子说来有点为难。

    唉……想想安哲沁不都是为了他吗?这才会得罪其他大人,这下被告到皇上面前,他也难辞其咎。

    “安先生,是我让你遇上这些麻烦,我——”

    “别说了大人。您只要告诉学生,皇上打算怎么惩处我?”他揉揉眉心,也陷如沉思。

    “小顺子公公来找我时什么也没说,只道皇上留给你四个字。”

    “哪四个字?”安哲沁挑起眉,半眯起眸子。

    “佳偶天成。”禄子缓缓说道。

    “佳偶天成?!”安哲沁恍然明白,“皇上是要我成亲?”

    “本来我也是这么想,可是小顺子公公又说以后皇上每个月都会赠你这四个字,这下……我就不明白了,难不成他是要你每月都成一次亲?”禄子摇摇头,“常听乔将军说皇上心思难测,这下我终于领教过了。”

    “我想大人臆测的没错,皇上是要我每个月成一次亲。”可是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对他“风流”的习性感到不满,所以想处罚他?问题是风流并不犯法,又跟其他大人们无涉,皇上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安哲沁,那你有了对象吗?”禄子可为他心急呀。

    “大人,您不用那么急。”

    “我是替你急呀,我忘了告诉你皇上除了给你那四个字外,还给了你一个日子,我想那天便是他命你成亲之日。”禄子又道。

    “哪个日子?”安哲沁猛回头。

    “五天后。”

    “什么?!只有五天。”安哲沁抚上额头,第一次感受到这么无助呀。

    皇上啊!您日理万机,干嘛费心对付他这个小人物?还真是太看得起他了,唉!

    “没错,就是五天后,六月初六。”禄子跟着皱起眉,“刚开始我还无法意会,现在看来就是这个意思没错。”

    “想想我虽然有点儿小风流,喜欢眷恋女人窝,可从没想过要娶妻,皇上还要我一月一个,我哪养得起呀。”没想到他居然还有心情调侃自己。

    “你现在做何打算?”一月一个老婆,这算齐人之福还是非人折磨?

    “看着办吧,大人,让学生告假半天,我想出去散散心。”他得想想,好好找个安静的地方想一想他该怎么做。

    “行,你去吧。”禄子能理解他此刻心情的紊乱。

    “谢谢大人。”垂首道谢后,安哲沁便怀着重重心事离开了。

    禄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禁摇摇头,但愿他能拿出平日的冷静与分析事情的犀利,化解自己的危机。

    jj     jj       jj

    裘大娘的病情就在圆圆前往药师庙祈求许愿后竟奇迹似地转好了!而且这次是连着一个月都不曾发病,左邻右舍都觉得惊奇,唯有对面大叔知道这定是圆圆的孝心感动了菩萨。

    于是他今日又来到圆圆家中,问道:“圆圆,你去菩萨面前还愿了没?”

    “啊!我一忙给忘了。”圆圆紧张地咬着手指。

    “那就得找个时间过去。”

    “好好,谢谢大叔,要不这样吧,我娘刚睡应该会睡得不错,您帮我看一会儿,我去去就来。”担心菩萨气她没脑袋,若是又让母亲病犯了,她可是死十次都赎不了罪。

    “没问题,你去吧,路上小心,最近清兵到处骑着马乱窜,遇到就快闪,别被无眼的马儿踢着了。”好心大叔不忘提醒道。

    “我会的大叔,别忘了圆圆什么没有,但身手倒挺利落,能跑又能跳。”她嘻嘻一笑,露出可爱的小梨窝,接着便转身跑出巷外,朝东街底快步走去。

    步人药师庙,她看着一个月前那尊眼熟的菩萨雕像,心情蓦然产生了许多感激与一股酸意。

    那酸是对菩萨无限的敬意。

    她跪了下来,对着药师菩萨说:“谢谢您医好了我娘的病,我真的好开心,真的是太谢谢您了。”说着,她心头的酸已化成眼底的热。

    “上次我说过如果您帮了我,我也一定要帮助另一个人完成心愿。可人海茫茫我不知道该帮谁,请菩萨替我指点迷津好吗?”她偏着脑袋想了下,“对了,我看就这样,等会儿我踏出庙门第一个遇到的人,他若有困难,无论如何我一定帮到底。”

    天真的圆圆居然想到这样的办法,而且还说的非常坚决。

    她的目光直望着菩萨那张慈祥的面容,心想这一切还真是玄奇,菩萨所求不多,要的只是她的诚心,那她怎能不尽心去做呢?

    再次为菩萨上炷香后,圆圆便决定回家了。但是在跨出庙门时,她倒是踌躇了下,就不知道她会遇上哪个人需要她帮助?

    对,不能看,看了就等于挑过,那就不准了。

    于是圆圆主动闭上眼,而后摸着墙慢慢走出庙门,可是底下的门槛好高呀,她一个不注意脚尖一勾,整个人便往外头摔了下去。

    “啊……”眼看地面慢慢接近她的脸,突然一只刚硬温暖的大掌用力接住了她下坠的身子。

    “你还好吧?”安哲沁本想进庙里向菩萨求个心灵平静,没想到会被一个瞎眼女孩撞上。

    “我很好,谢谢这位公子。”圆圆赶紧站起身,一看见安哲沁便不停打量他,心想这男人会不会有事需要她帮忙呢?

    应该不会吧!瞧他长得斯斯文文又潇洒不凡,穿着又体面得紧,哪需要她一个穷女孩帮忙。

    瞧她一对眼清亮如水,安哲沁眉间不禁微微拢起,“你没瞎?”

    “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我为什么要瞎呢?”瞧这人长得人模人样,说起话来倒是不怎么好听。

    “可我刚刚明明看你摸着墙走出来的。”

    “那是因为我——”突然想到自己在菩萨面前许下的愿望,她立即转了话题,“这位公子,你有没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

    “我?”安哲沁好笑的看着她,“姑娘,我承认我挺风流,也很喜欢女人,可是你太小了。”

    丢下这话,就在他要跨进庙门时却听见她在身后小声嘀咕着,“人家只是想还愿嘛!什么太小,太小就不能还愿吗?”

    “你要还愿,还什么愿?”安哲沁顿觉有意思地转身问道。

    “嗯……我跟菩萨说,我很感谢它帮了我一个大忙,所以我也决定要帮别人一个大忙。”她很稚气地说。

    “哦,那为何是我?”他挑起一眉。

    “因为我不知道要找谁,就跟菩萨说是我跨出庙门第一个遇到的人,请求它指示了。”

    “所以你才闭着眼摸着墙出去?”他眼底蕴藏着一股玩味笑意。

    “嗯,因为这样才公平嘛,没想到遇到你,可你又没事要我帮,那我怎么还愿嘛!”圆圆愈说愈伤心,因为她好怕,好怕因为如此她娘的病又会恶化了。

    “听你这口气,错都在我啰?”安哲沁抽起腰间纸扇,以扇柄挑起她的下颚,“其实我现在心里的确苦闷,但是你帮不了我。”

    皇上会下这道旨意给他就表示有意试验他会怎么处理,就连他都还想不出如何解决的事,又怎能寄望一个小姑娘帮忙?

    咦,不对!

    安哲沁的眸心倏然一亮,心底居然冒出一个荒谬可笑的主意。

    不论皇上的目的是什么,反正就是要他成亲,而且是一月一次,也没限制是不是同一个人呀!

    说实话,他认识的女人非常多,倘若真要找人成亲而且每月一个根本不成问题,然问题就出在那些女人没一个是单纯的,她们个个居心叵测的想坐上安夫人的位子,这教他能不谨慎吗?

    毕竟女人在于他只是解闷玩乐的对象,但是娶回家绑着自己那倒是不用了。

    所以在人选方面倒是桩挺让人头疼的事。

    不过眼前这小姑娘倒是单纯,她应该不会硬缠着他才是。“你有苦闷!为何不说来听听呢?”圆圆那张清秀中带着稚气的小脸微微扬起一丝希望。

    “如果你真要帮我也成,但我必须提醒你,这一帮不知何时才会结束,有可能永无止境,你还愿意吗?”这完全得看皇上这道旨意何时肯收回了。

    在安哲沁那双漂亮冷峻的黑眸逼视下,圆圆内心开始起了挣扎。永无止境……老天爷,如果要一辈子呢?

    但回头想了想娘,若真得拿她一辈子去换娘的健康,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么一想她闷闷的心底便舒服多了,于是她立刻点头道:“我愿意。”

    “在未结束之前不许后悔?”

    “在菩萨庙外发誓菩萨一定有听见,我绝不后悔。”她转身对着庙里大声说出“绝不后悔”四个字。

    “那太好了,你住哪儿?等我需要你的时候自然会通知你。”“我住在长巷。”圆圆一对骨碌碌的眼睛直瞅着他,“你还没告诉我我要怎么帮你呢?”这件事对她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你既已答应我,怎么帮就不重要了,你只要等着,我自然会找到你。”他以低沉尊贵的嗓音徐徐说着。

    “好吧,可是不要太久,我怕菩萨会怪我不还愿。”孩子就是孩子,一心只惦着“还愿”这件事上。

    “后天我定会造访你,不知姑娘芳名是?”他轻合的黑睫扬有笑意。

    “我姓裘叫圆圆,以后你也不要喊我姑娘姑娘的,直接喊我圆圆就行了。”长那么大还没人喊她姑娘呀。

    “好的圆圆,你等着,我一定会去找你。”笑着勾起嘴角后,他便大步跨进庙内,不再回头。

    圆圆站在原地看了他许久,这才半知半解地耸耸肩慢慢走回家里。不过她心底却直纳闷着那位公子究竟要她帮什么,必须要让她耗上一辈子?

    jj     jj       jj

    两天过去了,第三天一早,日阳还尚未露脸,圆圆就趁娘还在熟睡之际扛着锄头往后山去,打算砍些木头回来囤积,因为再过不久就要隆冬了,会比现在冷上好几倍,有些木头就可以取暖了。

    然而,就在她冲出家门时却远远瞧见一抹熟悉的身影朝她走了过来。

    “圆圆早呀。”安哲沁一见着她,便漾出一道足以魅惑人心的笑容。

    “你怎么那么早就来了,天还没全亮呢。”圆圆很开心地说,“说实在的,我还以为你骗我呢。”

    “这怎么可能?我需要你的帮忙你忘了?”他那张飞扬的笑脸直让圆圆看得心旷神怡。

    “那你现在可以说了吧。”她正等着他开口呢。

    “你有长辈吗?这件事可能得让你父母知晓。”他的视线朝屋里瞄了几眼。“我爹早死了,只剩下我娘与我相依为命,不过她身子骨不太好,我看就不用麻烦她了。”圆圆是愈听愈迷糊了。看着她那张懵懂外加滑稽的脸蛋,他忍不住肆笑出声,“既然你说不用,那我就不浪费时间,那么你听好了,我要你帮的忙是——嫁给我。”

    “嗄?!”圆圆一口口水正要吞下,却被他这三个字给呛到了,“咳……咳……咳咳……”

    “你怎么了?”他走近一步却被她给推开!

    “瞧你长的那么好看,没想到竟是个登徒子,亏我还真心想帮你,你……你太过分了,走开,我要上山砍柴去,懒得理你了。”用力推开他,圆圆便气呼呼地直往山上走去。

    安哲沁本想喊住她,但见她是这般义愤填膺,心想再多说只会让她更无法接受,只好跟在她身后等着她心平气和吧。

    直到山上,圆圆从她娇小的肩膀上拿下一个布袋,再由里头掏出一把锄头,接着往粗壮的树干猛砍。

    半眯着眸子笑望着这一幕的安哲沁,仔细地观察着她,不太相信她这么瘦弱的身材可以砍倒这颗大树。

    但是紧接着发生的情况还真是令他大吃一惊!

    那树干一刀刀的被她给轻轻松松地砍了一半,整颗树正摇摇欲坠中,她便以最省力的方式在某一点上用力一击,树干便这样顺势倒下——

    啪啪啪……

    他不得不鼓掌叫好,“厉害、厉害,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了。”“你怎么跟来了?!”见他站在一旁倒是让她不解,“我已经告诉你你的忙我不帮了,待会儿就去庙里向菩萨忏悔去。”“那我可以告诉你,你不用去了。”他潇洒自若地说。

    “为什么?”

    “你不会不知道菩萨是最恨人言而无信了?”他贴着她耳畔故意这么说。“真的?”圆圆小巧的眉峰一拧。

    “那是当然,如果大家都用忏悔抵过,每个人都不用还愿了不是吗?”他扬起嘴角,吐出的每个字都撩起了她满腔惊骇。

    圆圆心乱了,他说的也有道理,否则对面大叔不会老提醒她得去庙里还愿,如果因为她的固执害了娘又得承受那些病痛,她还真是罪该万死呀!

    “怎么样,如果你还是不同意那我就不勉强了,在下告辞。”知道她已陷入两难中,他不得不再给她来个临门一脚。

    “好,我答应你。”她很大声地说出来。

    “当真?”虽已确信她会答应,但亲耳听见她那么痛苦的声音,他还真想喷笑出声呢。

    想想,有多少女人想成为他安哲沁的夫人,偏偏这丫头却避他如蛇蝎一般。

    “嗯。”她重重地点点头,以示自己的决心。

    “我们必须明天就举行婚礼,你有意见吗?”

    “啥?!明天,这么快呀!”她的心一提,支吾地问道:“那我能不能不跟你住一块儿?”

    “嗯……”他闭眼想了想,凭皇上那像“贼”般的心思,他能不多防范注意吗?“你我必须同房,但不需同床。”

    “这么说要住在一起啰?”完了!那她瞒不过娘了。

    “怎么?你好像有困难?”

    安哲沁虽然只是理藩院内一个小小的师爷,但说起他安家祖业可就不容小觑了,除了在各地都有别业外,光北京城这儿就有百余下人伺候着。租屋里有他信任的管家看着,所以他从不费心在祖产上。

    “因为我娘,我娘还需要我照顾,我万万不能弃她于不顾。”“那有什么关系,你既然嫁给我,你母亲便是我岳母,我理当将她接来与你一块儿孝敬她老人家。”瞧他说得面面具到,还颇富孝意,她还真不能嫌了。

    可是……她到现在才想起她连自己的未来丈夫都不知道姓啥名谁?“这位公子你……叫啥名字呀?”

    “我姓安,安哲沁。”他笑意盎然地说。

    “安……安公子,我再问你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你……一表人才,应该成就不凡,必定有许多女人争相想嫁给你,你……为何会挑上我?是不是你家里人逼迫你,而你……你有隐疾,所以不敢对外娶妻?”

    “我有隐疾?”安哲沁瞠大眼,脸上霎时出现似笑非笑的表情。“你放心,我不会嫌你的,算来我们都是需要帮助的人。可是我担心的是我娘,我该怎么跟她说?”她重吐了口气,若现在告诉娘她要成亲了,娘准会被吓坏的。

    “嗯……若你相信我,就将此事交给我处理吧。”

    “交给你?”圆圆不敢相信他能处理得好。

    “没错,时间紧迫,这就走吧。”说着,安哲沁居然就先行转身离开。

    “喂,你等等呀,我的柴还没劈好,我要带回去。”

    “明天就要嫁来我府邸,这些柴不用了。”回头微微一笑后,安哲沁便继续举步朝前走。

    圆圆傻站在当下,茫然地看着他,对……她得回去,否则娘一定会被他的话给吓坏了。

    随便劈了一些柴,她任意一扎,就背着它们快步追上他。

    第2章

    让圆圆意外的是,她本以为娘会惊讶得连声拒绝,毕竟谁会将女儿交给一个素昧平生的男人呀。但是娘她居然……居然一口气答应了,而且对那位安……什么的男人有着非常强烈的好感。

    有句话说“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有趣”会不会就是这个意思呀?

    “裘大娘,成了亲后我会奉养您,这您放心。”安哲沁还十分有礼地分析他娶了圆圆后会如何孝敬她。

    “好好,谢谢……我想是圆圆好命,认识你这么位孝顺的男人。”裘大娘非常欣慰地看了看这对年轻人,接着又转向圆圆,“你这孩子,认识一位那么好的男人,怎么都不告诉娘?”

    “呃——我……我跟他才——”

    “那是圆圆不好意思告诉您。”安哲沁赶紧替她说了。

    “其实圆圆已经十七岁了,早该成亲,是我的病情一直耽误了她。”说起过往的困苦,裘大娘忍不住淌下泪。

    “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圆圆,我想安公子一早就来,一定还没用过早膳,你看看家里还有没有小菜,去弄点东西留安公子在这里吃顿饭。”裘大娘突然想起这事。

    “不用了,明天圆圆就将成为我的妻子,我又怎好让她忙呢,而且我还得回去处理明天的亲事,就不多留了。”安哲沁怎好再待下。

    毕竟这事有点出乎他所预设的范围,认个妻子已经很麻烦了,如今又多个丈母娘,到时候若撇不开该怎么办?

    唉……算了,大不了给她们一笔银子,她们应该会识实务才是。况且皇上这旨意不知何时才会收回,或许他还得养她们一辈子呢。

    “好吧,圆圆,送送安公子。”

    “是的,娘。”

    圆圆狐疑地跟着安哲沁走到屋外,这时他才发现她竟然异常静默,因而转身问道:“怎么了?”

    “我怎么觉得你一直很快乐。”

    “快乐不好吗?”安哲沁好笑地反问。

    “当然可以,所以我说你很厉害,可以忘了自己的隐疾,那么快乐的过日子,我想若不是你父母逼迫你,你也不会想成亲吧?”圆圆直觉地问出口。

    “这倒有道理。”没想到她还真了解他,只不过能不能别老把“隐疾”两个字挂在嘴边,听了怪不舒服的。

    “就不知道你父母喜不喜欢我。”

    待嫁女儿心,总是有这层顾忌,因为娘以前曾说过,女人将来成亲是嫁给一家子而不是嫁给一个人。

    “我父母……这阵子不在家,所以他们可能不会参加。”安哲沁的父母早在数年前就不太习惯京城里紧张的生活,搬回老家去住了。

    “什么?!不是你父母逼你成亲,那为何又不等他们回来再举行?”圆圆虽天真,但是每句话都足以让安哲沁头冒冷汗。

    “呃……这个嘛……”

    “我懂了!”

    “你懂什么?”她能懂当然是最好的。

    “你一定是想偷偷成亲给你父母一个惊喜啰!”她甜甜一笑,安哲沁这才发现她嘴边的梨窝还真深呀,也更显现出她的可爱之处。

    “没错,正是如此。”他就顺着竿往上爬吧。突然他想起最重要的一件事,“对了圆圆。”

    “嗯?”她眨巴着眼,“你还有要我帮的忙是吗?”

    “算是,不过跟成亲这事是一块儿的。”他俊魅一笑。

    “那你就直说吧。”

    “是这样的,因为我出生后命相师父曾来我家里为我观看面相,他说我这个命很麻烦,不成亲则已,只要是成亲后就必须每月成一次亲。”说着,他还不时露出无奈的表情。

    “什么?那如果你活到八十岁不就要娶……我算不出来了!那你养得活吗?”圆圆大惊小怪地问。

    她这样的反应还真是让安哲沁哭笑不得。这女人还真不像女人,要是一般人早就大发怨气,说什么也不准他再娶妻。可她不是,竟然关心起他养不养得起其他女人!

    “这倒没问题,因为我没想要娶那么多。”真要娶他还怕自己身体吃不消呢。

    “那……没关系吗?”她是真的关心他。

    “就是怕有关系,所以……所以我只能委屈你每个月都得跟我成一次亲,你意下如何?”这事说来还真荒唐,不过他还非得这样做不可。

    有道是惹虎惹狮就是别惹皇上呀!

    “这样子不是挺麻烦的?”在圆圆单纯的小脑袋里分析不了这么多事,“不过既然你必须这么做才能免除灾厄,就随你了,反正我是帮你帮到底了。”

    “真的?那多谢圆圆了。”安哲沁非常有礼地对她躬身道谢。

    “别这样说,我们……我们就要成为夫妻了,再这样就挺别扭的。”圆圆搔搔脑袋,不自然地回以一笑。

    “晚点,我会请人送明天的嫁衣,顺便为你那儿布置一番,当然临时没带来的聘礼也会一并准备齐全。”

    “啥?!还有聘金!”这么一来她不就要准备嫁妆,可是她们家……唉!

    “聘金是我对你的谢礼,而你什么都不用准备,只要把人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嫁给我,就是我最好的礼物。”安哲沁隐隐一笑,在这薄雾微光的清晨景致中,更强调出他浑身优雅脱轨的美感。

    圆圆望着望着,似乎有些看傻了!

    她心底更是疑惑,为何这样优秀的男人会莫名其妙成为她的相公?

    看来那隐疾真是害惨了他。

    “如果你能这样想是最好,我家什么都没有,就连明天的白米饭在哪儿都不知道,哪还有嫁妆。”她说着,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以后你和你娘将衣食无缺,不用再为这事伤神了。时间不早,我是该回去准备,那明天……我等着你。”

    此时的他的的黑眸犀利又坦荡,流露出一抹亦正亦邪的气质,让圆圆不禁怦然心动了起来。

    她在心里不停骂自己:该死的裘圆圆,你又不是没看过男人,怎么现在看见他你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声呢?

    但另一个声音又不断为自己喊冤:谁要他是未来的相公呢?否则我也不会这么心乱难忖呢。

    心头一慌,圆圆压根忘了她是怎么回应他的,就见他笑得一副暧昧状便转身离去,这时她才恍然发现自己心底居然有着阵阵茫然的情绪。

    她要成亲了……她真的要成亲了吗?

    jj     jj       jj

    御书房内,德稷一边看着手里卷牍一边忍不住直大笑出声,以致于守在他身旁的小顺子公公不解地看向他,最后担心地上前询问:“皇上,您还好吗?为何直笑个不停?”

    “哈……小顺子我……我真的太得意了。”德稷索性放下手中卷牍,还真是笑不可抑。

    “我不明白。”小顺子恭恭谨谨地又问:“还请皇上明示。”

    “你忘了吗?前几天我不是要你去理藩院下道圣旨厂德稷一双笑眼直望着恍然大悟的小顾子。

    “啊!小的想起来了。”小顺子也咧嘴笑了,“对了,今天不就是安先生奉旨成婚的日子吗?”

    “没错,不知道这风流小子挑了谁呀?”德稷抿唇,陷入思考。

    “我也很好奇,毕竟安公子外头的花儿太多,要选还真为难,说不定想全部娶回家呢。”小顺子说到这儿又万分不解地问:“皇上,奴才不明白,您下旨他每月娶一名妻子回家,这对他而言不是挺好的吗?”

    皇上摇摇头说:“小顺子,这你就不明白了,安哲沁这小子虽风流,可从没将心放在哪位姑娘身上,他只喜欢游戏人间。所以,要他娶妻……太难,更何况是一月一个,那可比朕都厉害了,他不就得买好几十间屋子让她们分开来住,才不会整天活在争吵中?”

    “唉呀,皇上所言极是。”小顺子连忙称是。

    “走,咱们换上便衣前往瞧瞧去。”德稷说着便站了起来。

    “什么?皇上您要微服出宫?”小顾子这下可紧张了,“那我去吩咐护卫做准备去。”

    “你这是干嘛,我便衣出宫,你倒给我派个护卫,不是告诉大家我是谁吗?啐!”小顺子平日看来挺机伶,但遇上这事又特别容易大惊小怪。

    “可是皇上——”“想抗旨吗?”德稷犀锐的眼一瞪,立刻将小顺子到嘴的话逼回喉中,“奴才不敢。”他立即低首道。

    “那就好,伺候我更衣吧。”德稷笑着走向自己的寝宫,而小顺子也只好无奈跟上了。

    为皇上更衣后,小顺子也换上一身布衣,与皇上两人连袂出宫。路上他们是公子与仆人相称以避入耳目。小顺子一路上是紧张万分,不时东张西望,倒是弄得德稷满心毛躁了起来。“喂,你这是干嘛,有人跟踪你吗?”德稷忍不住囔出声。

    “皇……公子,我是担心呀。”要是皇上遇上什么事,他小顺子就算十个脑袋都不够砍呀。

    “别担心,有我保护你。”德稷将纸扇猛地一掀,便带抹恣意优雅的笑容一边扇凉一边朝前行。

    “保护我?!”小顺子眨着眼,“老天,他怎能要皇上保护呢?虽然他不会武功,好歹也算是忠肝义胆呀。

    直跟上前不久,终于来到了安府门外。说起安府可也是北京城内属一属二的富豪之家,可安哲沁却不想借由祖荫庇护、坐享其成,宁可前往理藩院做个没没无闻的师爷。

    当然了,人怕出名猪怕肥,他的名声就这么要不得的传遍整个紫禁城,也无可避免的跑到皇上耳里,身为一国之君的德稷又怎能让如此优秀的人才埋没在滚滚红尘中。但是要重用之前,还是得试试他的能耐如何?真如百姓与理藩院里的那些臣工们所言,查案本事是这般神奇吗?

    风流,是他打探之下,得知安哲沁唯一要不得的嗜好,那么他就利用这点来做为测试他的重点了。

    “进去吧,小顺子。”德稷扯开一抹笑痕,心想:安哲沁那小子不曾见过他,而他倒是见过他的画相,就不知道他会怎么与他应对了?

    一踏进里头,府里张灯结彩的景致倒是与他想像的不同,他一直以为这小子会心不甘情不愿地成亲,没想到眼下这情景还挺是喜气,宾客也都宴请来了,热闹的场面与一般人的喜庆婚礼简直无异。

    更令他惊讶的是,瞧在食堂中敬酒的安哲沁面带春风,表情中完完全全是新郎倌的欢愉之色!

    这时德稷转向小顺子,“他见过你,你在外头等着。”

    “是。”小顺于依令守在外头。

    德稷走进偌大的食堂里,故意走向安哲沁,“新郎倌,恭喜你了。”

    安哲沁闻声立即回首望着他,瞬间他眸子一眯,仿似了然一切地说:“不敢当,欢迎‘您’来,请这边坐。”他还腾出主桌中的一张椅子。“您”!好小子,他似乎已经猜出来了。

    德稷坐下之后,又问道:“我忘了带来礼数,还真失礼。”

    “无妨,您的到来对我而言已是蓬荜生辉。”安哲沁嘴角衔了一抹笑痕。

    “哦,那你知道我是谁了?”德稷又问。

    “嗯……”这下安哲沁却不答反问:“您瞧寒舍今日布置的还不错吧?”“挺好,喜气洋洋。”

    “还有,我脸上可有幸福的神采?”安哲沁又指向自己。

    “不错,红光满面。”

    这下子安哲沁便勾勒起一抹从容笑意,“这就够了,无论您是谁,只要我的小命保住就行了。很抱歉,您慢用,我得去招呼其他客人。”

    眼看他就这么不露痕迹的点破他,接着还大胆离开,德稷终于明白这小子怎会让那么多人挂在嘴上称他聪明机警,办起案来谨慎、大胆了。

    果真,他是真有这份能耐,不容小觑呀。现在他就等着看看他会挑个什么样的女人做妻子了?

    依照他风流又贪恋女色的习性上看来,他猜测他应该会挑个美艳娆娇的女人。

    说着,他也拿起筷子跟着众人吃喝了起来……其间安哲沁不时看向他,心忖:皇上竟然还不肯走,目的是怕他娶个木头回来欺骗他吗?

    按一般礼俗,是没有人再请新娘子出来敬酒,但为一了皇上的“心愿”,安哲沁不得不这么做了。

    “去请少夫人出来让大家见见。”安哲沁小声地对一旁丫鬟小玉说。“什么?新娘子是不必抛头露面的。”小玉提醒他。

    “我知道,可今天情况不一样。”他示意她别问太多。

    “哦。”小玉这才快步朝新房的方向走。这时大部分客人都已酒足饭饱,陆续离开了,只剩下零星数位宾客还留在食堂喝着小酒。

    不一会儿,小玉将圆圆给带了过来,此时的圆圆头上还附着红帕,在看不见现场的状况下,她可是异常紧张,跟着就直出纰漏。不是踢翻椅子,就是撞上桌角,弄得安哲沁一脸尴尬。

    他赶紧上前搀扶住她,“圆圆,别紧张。”

    “我娘说进了洞房我就不用出来了?”她大声地问道。

    “呃——”安哲沁清了清喉咙,“本来是不用再出来,可是我私心的想向大家介绍我的新婚妻子有多美,你介意吗?”

    听他这么说,圆圆也渐渐安抚内心紧张的情绪,“原来如此,那没关系,你喜欢就好。”

    安哲沁笑了笑,转身对还在现场的几位宾客,“我就在这里为我的新娘掀起红帕,希望能得到大家更多的祝福。”

    “好、好……相信安夫人一定貌美如花。”大伙立刻鼓掌叫好。安哲沁点点头,接着拿起银秤,缓缓勾起红帕,但目光却直瞅着德稷那张微笑的脸孔。呵……他今天一定要让皇上大吃一惊!

    果然,当红帕一掀,圆圆那张朴素又有点儿娃娃脸的小小脸孔立刻印在每位宾客眼中,让所有人为之一愣。

    并不是因为圆圆长的难看,或是与安哲沁不配,而是和安哲沁平日喜欢找的女人格调有着天壤之别。

    其中最意外的莫过于德稷了!

    他紧眯起双眼,直勾勾地望着圆圆那张清纯小脸,眉头也跟着愈蹙愈紧。这家伙竟然随便找了个女人呼拢他?呵,那他倒要瞧瞧下个月他要找哪个女人做他的妻子?

    “少夫人真美呀。”这时有人先开口。

    “是呀是呀,温柔又端庄。”“还真是漂亮得紧!”

    一见有人赞美出声,不少人也连声说着好听话,此起彼落中倒是有个声音特别突兀——

    “尤其是可爱的像个小娃娃,难怪能栓住安公子向来风流的心呀。”德稷边摇纸扇边扯开笑容。

    安哲沁猛然一愣,望着德稷那张笑脸,“没想到这位公子对于我的习性是这般了解!”

    “安公子的风流名声响遍整个北京城,我想……要不知情也难。”德稷与他就这么激起口舌之辩,目的是要让新娘子醋劲儿翻腾,让安哲沁尝尝女人发威时的威力有多强。

    但奇怪的是,那位新娘子似乎丝毫不以为意,只是垂着脑袋,无聊地玩弄着霞帔上的流苏!

    “安……”她差点儿忘了他的名字,“安哲沁,我能不能回屋里,这凤冠很沉哦,我都快顶不住了。”

    “好吧,小玉,送夫人回房。”待圆圆离开食堂后,安哲沁便走向德稷,与他面对面的站立着。而自始至终只要德稷站着他就不会坐下。

    最后他附在德稷耳畔说:“好奇心得到满足了吧,是不是该送您回去了?”“唉,一点儿意思也没,安哲沁,我只是暂时认输,未来韵几个月我看你如何应付了。”德稷撇嘴一笑,便往屋外走去,可才跨出门槛他便好奇地回头问道:“不知你是如何看出来的?”“一个人举手投足上的尊贵是无法以布衣掩饰,我想您该知道才是。”安哲沁也还以一道镇定的微笑,接着便上前嘱咐管家,“请阿克将马车驶过来。”

    管家离开不久,德稷笑说:“这下我还真不得不佩服你。行了,你不用送我,里面的宾客会怀疑的。”

    “无妨,奴才难得有这机会。”安哲沁拱手,直到阿克将马车驶来,皇上与小顺子公公一块儿上了马车,马蹄声渐渐远离,他这才重重地松了口气。

    皇上呀,我到底是哪儿得罪了您,您要这么整治我?唉!

    好歹是一天过去了,剩下的事就等下个月再烦恼吧。

    只是今晚的洞房花烛夜……又有得伤脑筋了。虽说他喜欢女人陪伴,但却“取之有道”,可不想因而误了一个好女孩儿呀。

( 风流师爷 http://www.xcxs4.com/3/3612/ ) 移动版阅读m.xcxs4.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风流师爷》,方便以后阅读风流师爷11-1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风流师爷11-12并对风流师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