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师爷

33-3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叶霓 本章:33-34

    第3章

    双喜烛亮着红火在新房内相互辉映着。《+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裘圆圆左望右望,连天花板上有几缕百花印也都数完了,却还不见有人来。刚刚小玉曾提醒她得等安公子来了才能就寝,可是她……好困啊!: 几次她想溜出洞房去看娘,又怕向来早睡的娘会被她给吵醒,只好忍住明早再向她请安了。

    可是……当真好累、好想睡呀!

    这床好暖好软,要比家里的木床舒服多了……不行,她再也抵抗不了跑进她脑子里的瞌睡虫,那是件非常残酷的事啊。

    最后,她忍不住将凤冠给摘了下来往圆几上一搁,然后就大刺刺地往床上一倒,连被子都没掀地便倒头睡了。

    约莫一炷香后,安哲沁进屋了,纳入眼中的就是这一幕!

    他的俊脸先是泛起错愕的线条,随即扯唇一笑,摇摇头徐步走近她坐在床畔,“圆圆……圆圆,衣裳脱了才能睡呀。”

    可是她睡得还真熟,简直可以跟某种动物媲美!

    安哲沁无奈一叹,瞧她穿着这身霞帔必然很不舒服,于是想将它给褪下来。

    “你转过身去,我帮你解下扣子。”他极具磁性的嗓音如催眠的音律,让圆圆睡得更沉了。

    这下他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烦恼,今后有这个心无城府的女子陪伴在旁,这该是有趣还是伤脑筋呢?

    用力将她推转过身,他轻轻为她除去霞帔,才将它用力拉开却不巧惊动了她!

    圆圆迷迷糊糊张开眼,突见是他时先是愣了下,但下一刻居然发现他在褪她的衣服,立即吓得坐起身,惊声尖叫,“啊……”

    “你干嘛呀?”他立即捂住她的唇。

    “你怎么可以脱我衣服,怎么可以……”她紧抱住自己,接着居然落下泪来,哭得像梨花带雨般,“人家好心要帮助你,你还这么对我,我……我要离开,你走开啦。”

    “喂,我的好姑娘,我是怕你穿着这一身太重太厚,所以才帮你褪掉,好让你睡得舒服些,再说……你现在的身份是什么没忘记吧?”才刚刚猜测着未来的生活会充满乐趣还是无奈,没想到她就先送给他一个大笑话。

    “我的身份?!”她慢慢集中思绪想起一整天发生的事。

    是呀!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昨夜娘曾教过她洞房花烛夜将要做的事,她听得是面红耳赤,但想起他曾说过他们只会睡同一间房,他不会对她怎么样时也就放下一颗心。

    说不定他的隐疾就是不能过正常男人的生活吧?而她对那种事也不感兴趣,没有当然是更好了。

    “我想起来了,我已经是你的妻子了。”

    “那就对了,现在你既然醒了,就自己把衣服脱了吧。”他站了起来,“你睡床,我打地铺。”

    “不用,天气已经凉了,你就睡床上吧。”她一副悲天悯人好心肠地说。

    “我是男人,你不担心?”她未免也太天真了吧?他虽然不算坏人,可也不是柳下惠。纵使她长相不如艳儿、柳儿她们娇媚,可也是女人呀。

    “我不担心,我只会可怜你,不能做正常男人,还得装装样子,以后你在我面前就不用伪装了。”她往里头挪了挪,“外头让你睡吧。”

    安哲沁闻言,猛地瞪大眼,她说什么来着?之前说他有隐疾也就算了,现在还指他不是正常男人?!

    这话要是传扬出去,他还有没有脸在皇城见人?

    “我没这毛病。”这事不得不解释。

    “别不好意思,我不会跟旁人说的,相信我。”她倒是挺贴心地关怀着他,“你也累了一天,睡吧。”

    安哲沁一口气闷在心底,想发怒却又发不出来,该死的!他向来是最冷静、最悠然自得的,怎么一遇上这女子就有理说不清呢?

    幸好她不是个喜爱娇嗔计较的女人,否则他还真会后悔到去撞隔壁豆腐店里的豆腐呢。

    他躺了下来,身旁悠悠传来一股迷人馨香,缠绕在他心头不去,还真是让他难以人眠。

    可偏偏这女人当他是太监!

    想着,安哲沁索性转过身去,好不容易静下心正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圆圆的一只玉腿往他腰间用力一搁,顿时将他的瞌睡虫也驱走了!

    安哲沁深吸了口气,慢慢将她的腿从身上移走,而后起身回头看了看她那“随意”的睡姿,不免摇摇头轻笑了声。心忖:若再留下他肯定会被她给搞得彻夜无眠呀。

    为她将踢飞的被子拾起重新为她盖上后,他便放轻脚步步出房间、

    jj     jj       jj

    怡香院内软玉温香,粉色罗帐里更是女态娇媚,喘息声阵阵不绝于耳……

    天方亮,罗帐掀开,安哲沁首先跨下床,起身整理衣着。

    “安公子,您不多留会儿呀!”艳儿半裸地爬下床,紧紧抓住他的衣角,“别走嘛,再多留一会儿。”

    “你该知道我昨天成亲了,天亮还不回去若被下人知道可不好。”他一边整衣,一边说道。

    “我怎么都想不到您会突然成亲。”说到这个,艳儿就满腹怨言。

    “我只能说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我也想不到自己会那么早成亲。”穿好衣服,他便说:“我走了,你乖乖的我就会常来找你。”

    “你还没走我就想你了。”艳儿赶紧爬起身将脑袋轻搁在他肩上,还真是依依难舍。

    安哲沁低头轻啄了下她的唇角,“你哟,就是这张嘴甜。”

    “既然甜就别走嘛,我可以任你品尝呀。”她噘起小嘴,想用自己的身子再次留住他。

    “我已尝了一晚,嘴酸啦。”拧拧她的脸颊,他便不再逗留地转身离开了她的香房。

    见他真是毫不留情地离去,艳儿气得直跺脚,“什么嘛,我就不信我哪点比你家里的女人差了?真差的话你也不会洞房花烛夜跑来我这儿呀。”

    说着,她不禁得意地笑了起来,心想:你还是离不开我的。

    突然间,一道黑影从窗外翻身进入,吓得她尖叫出声,“啊……有人——唔!”

    她的嘴赫然被来人给捂住,“你不要命了,是我。”

    乍闻熟悉的嗓音,艳儿这才松口气,“是你,余二爷。”

    “要不你还以为是谁?”余冈铁着张脸,“我要你诱拐安哲沁是要你监控他的一举一动,可没要你对他动情呀,”

    “我……我没有。”她摇摇头。

    “还说没。”他瞪着她,“刚刚是谁在那儿猛吃飞醋呀?我可是已经潜在屋外很久了,别想瞒我。”

    “您放心,我……我会收心的。”她颤着嗓说。

    “我兄弟的案子还在禄子手上,会不会放就要看他了,可是这个安哲沁太过分,居然半点不留情面,在他们还没放回来之前,我是不会放过他。”余冈握紧双拳,满胸积压着这股已久的怨气。

    “我会注意他的,若有风吹草动一定马上跟您说。”艳儿唯唯诺诺地,实在是害怕他腰间佩挂的大刀。

    “对了,刚刚我怎么听他说他昨儿成亲了?这是怎么回事?”余冈已监控他许久,自然明白安哲沁并没有任何一个喜欢到可论及婚嫁的女子。偏偏前阵子他回老家几天,今天乍闻这消息还真是诧异。

    “我哪知道,他说娶就娶,连我也蒙在鼓里。?这可是艳儿最恼的一桩事了。

    “算了,这事我自己去调查。你,只要记得别放了感情给他,别忘了,你可是我的女人。”余冈为了达到目的,不惜将自己的女人倒贴给安哲沁。

    想想他可是城东大窗山的三寨主,平日跟几个兄弟在山上为王横行,抢劫百姓钱财,尤其是以商旅的大批金银珠宝为目标。但就在两个月前一次抢案中失手被逮,之后他才知道这次让他们上勾的假商旅团就是安哲沁这小子所策划。

    为了报仇更为了救出弟兄们,当他得知安哲沁重女色的习惯后,便将他所有女人中最年轻、最美艳的艳儿送来怡香院,计划性的接近他。

    哪知道这女人一遇上年轻英俊的男人,连魂都飞了!

    “我……我没有,是你要我打探消息,我不接近他怎么打探呢。”艳儿怎不怕余冈的蛮力,说什么也不能承认呀。

    “真的?”余冈走近她,一把攫住她的手腕,“那你爱的人还是我余二爷了?”

    “那……那是当然。”艳儿抖着嗓说。

    “好,那你就表现给我看吧。”他将粗糙的掌心钳紧她的双臂,用力将她朝地面用力一推!

    艳儿一瘫在地,就见他徐徐靠近自己,而她巳无法避免地被脱光衣裳,任他亵玩发泄了。

    “去吧,到床上再来一回合。”将艳儿抱起往床上一掷,他食髓知味地想再干一场——

    jj     jj       jj

    圆圆一早起床却不见安哲沁,心想原来他比她还更早起床呀。

    对了,不知道娘搬来这儿还习惯吗?说不定她已经醒了呢!她该前往向她请安才是。

    圆圆才将衣服穿戴好,走到门边将房门一推,就见小玉端着水盆站在屋外,对着她甜甜笑说:“少夫人早。”

    “呃……你早。”圆圆傻傻一笑,“你端着水盆来做什么?”

    “这是让少夫人梳洗用的。”小玉走了进去,便将水盆先行放在圆几上,“少夫人洗好后,我再为您梳头。”

    “啊!”她愣住,这种生活还跟废人没两样呀。凡事都让人家替她做了,那她还能做什么呢?

    “少夫人请呀。”小玉很有耐性地又说了一次。

    圆圆这才走到水盆边将自己的脸儿洗净,“这下可以了吧?”

    “可以,剩下的就是小玉的工作了。”她指着铜镜前的椅子,“少夫人请这边坐,看您喜欢什么样的发饰。”

    说着,她便从梳妆铜镜下找出一只锦盒,打开一瞧,里面居然是成串成串的珠链以及亮闪闪的发簪!

    “这……这是给我的吗?”圆圆瞠目结舌地望着这些她这辈子都没见过的“高档货”。

    “当然了,这些全是咱们安公子赏您的。”小玉笑着说,“您喜欢哪个尽管说。”

    “可是我、我不知道该用哪个,你帮我决定好了。”真怕自己胡乱指着,会被笑没眼光。

    “好,那就由我来替少夫人打扮,放心,我一定让您变得更大方美丽,让公子对你目不转睛。”

    小玉看了看,便从中挑出一支珍珠簪以及一条莲花坠子的金链。再经过她巧手旋弄之下,立刻在圆圆左侧盘起两个可爱的髻,接着用珠簪固定,一旁垂放几绺青丝更添妩媚;莲花坠链轻盈地摆在颈胸前,不刻意却也能强调出她高雅清丽与身份的不凡。

    接下来又为圆圆上了淡淡的胭脂与香粉,瞬间她已摇身一变,成为一位最具气质与优雅的少夫人了。

    “怎么样少夫人?您瞧瞧。”她将圆圆转向铜镜。

    圆圆怯然地转过身,当看见镜中不一样的自己时,几乎是震愕地说不出话来!

    镜中的女子是她吗?有别于昨天当新嫁娘时的大浓妆,此刻的自己清新又典雅,连她自己瞧着都喜欢的不得了,就不知安哲沁看了会不会喜欢?

    然而,就在这时候安哲沁正好步进房间,乍见圆圆的打扮后,眉头不禁紧蹙了起来……

    小玉见状,有丝担心地问:“公子您回来了,不知道您对少夫人的装扮有什么意见?”

    “太美了。”他松开眉,着实是因为他不敢想像一个目不识丁的小丫头居然会因为外物的陪衬变了一个人似的。

    此时他表情中带着丝丝诡邪的味道,“我从不知道我的新娘子在妆点下会变得如此妍美可人!”

    “我……”被他这一说,圆圆居然会红了脸,腼腆地不知所已。

    “小玉,你做的很好,先下去吧。”怕是有外人在她不敢说话,于是安哲沁技巧地支开丫鬟。

    可小玉一走,圆圆更慌了,只好转移话题,“你一早去哪儿了?”

    一早!安哲沁笑了笑,果不其然,这丫头可是整夜没发现他的离去。

    “嗯……我出去散散步,早上空气好,出去走走挺惬意的。”她既然不知道,他也没必要向她说得太清楚。

    “哦。安……安哲——”

    “叫我哲沁就行。”他笑的是如此斯文,在他的目光下,圆圆整张小脸可说是又羞又窘呀。

    “哲沁,我想去看我娘。”他直杵在门口,害得她进退不得。

    “原来如此,我陪你去吧。”他让开身笑望着她。

    不知为什么,才娶她进门一天,她就给了他不少惊奇,希望她给他的新鲜度能持久些,否则未来那无边无际的日子可是会非常难熬的。

    “好,我们走吧。”

    当他俩连袂来到裘大娘静养的厢房时,裘大娘可是开心不已地握住圆圆的手。紧接着笑问:“你怎么来看我呢?可有先去向公婆请安?”

    “公婆?!他们——”

    “岳母,圆圆已经请安过了。”安哲沁截去她的话,可圆圆不明白他为何要对娘说谎呢?

    “那就好,圆圆你实在好命,瞧,他们将你打扮得这么漂亮?”做娘的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得到幸福不是吗?

    “娘,这里的每个人都对我很好。”向来没有野心的圆圆也认为这是她最大的满足了。

    “对了哲沁,你不是说你在外面另有工作,是该准备准备出门去了。”裘大娘突然想起这事。

    “岳母,您别急,我还在婚假期间是不用去上工的。”这下可好,他每个月都可赖个几天不用去理藩院听那里的大人们互揭疮疤的笑话,不也乐得轻松。

    “你们老板还真好,圆圆,以后哲沁辛苦工作一天回来,你得对他好些,去厨房弄点补品给他吃吃,而你也得顾好身子,早点儿生个胖儿子,如此一来也算是给公婆一个——”

    “娘,您别净想着生孩子,我们还没这样的打算呢。”呼……如果让娘知道哲沁有这方面的隐疾那可糟了!

    “什么没这样的打算?生孩子哪由得你们。”

    “是呀是呀。”圆圆慌得站了起来,不敢再继续这话题,“娘,您用早膳了没?我去帮您端来。”

    “天一亮,我眼睛才刚张开人家就将所有东西准备来了。”说到这儿裘大娘不禁望向安哲沁,感动的说:“你真是我的好女婿。”

    “呃……谢谢岳母的夸奖。”他不自在地笑了笑,“对了,我想带圆圆到四处看看,认识一下环境,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们去吧,我也想歇着了。”裘大娘笑说。

    “好,娘,您休息。”圆圆扶着她躺下,“我晚点儿再来看您。”

    裘大娘点点头,笑望着他们。

    安哲沁与圆圆走出房间后她便对他说:“我知道你有事,你去忙吧,我可以请小玉带我四处走走。”

    “咦,你怎么知道我有事?”莫非他小看她了,其实她并不是个傻憨无大脑的女子。

    “刚刚我直见你转身看向外头的天色,分明是在看时辰,这不是想出去是什么。”圆圆偷偷窃笑。

    “你怎么那么清楚?”他眉头扬一扬。

    “小时候我好几次溜出去玩,怕回家晚了,都会像你刚刚那样直看着天色。”她露出可爱天真的小梨窝,更彰显出她纯真的美丽。这时安哲沁也发现,这世上没有所谓的丑女人,只要稍稍妆扮便能增色数分。

    “对了,如果我出外工作时,你要如何打发时间?”

    “我可以找我娘聊天,也可在这里走走,或缠着小玉带我去玩,你别替我担心,快去忙吧。”她调皮的将他直往屋外推。

    “好,那我走了。”安哲沁拍拍她的脸颊后便快步朝外走去。

    看着他远离后,圆圆这才想起要为娘熬药,不知道厨房在哪儿,还有娘的药可曾送来这儿,她得去找小玉问问才行。

    就当她蹦蹦跳跳的跑远后,余冈便从檐角现身,此刻的他眉头皱得好紧,不解的眼神直跟着她身后飘远。

    奇怪了,安哲沁怎会喜欢这样的女子,既不妩媚也没风情,该不会为了某种目的才娶她进门,否则昨儿夜里安哲沁那小子也不会在怡香院里过夜。

    他还是再多观察一阵子吧。

    jj     jj       jj

    离开安府,安哲沁直接前往理藩院,当禄子一看见他,无不惊愕地挑起眉,“你怎么来了?”

    “学生不能来吗?”他好笑地反问。

    “现在还是你的婚期呢,回去回去,可别冷落了新娘子。”禄子倒是一板一眼了起来。

    “大人,我回不回去都无所谓,新娘子也不会感到委屈的。”安哲沁非但不走,还坐回他的位子,翻开昨天没有看的案件逐一研究着。

    “哟,你倒是好福气,临时找来的新娘也能那么体贴?”禄子话中有话。

    “这不是福不福气的问题,而是她……并不喜欢我,我就没那么重要了。”这样解释应该没错,他们之见并不存喜欢或爱,她就没那么必要缠着他。

    “什么?该不会你在马路上随便找个女人吧?”禄子立即正视他。

    “嗯……这么说也没错。”怪了,禄子大人这回分析事情的吻合性怎会这么高?

    “老天,你别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有没有想过下个月还有下下个月,你都要在马路上找人吗?”瞧安哲沁那一脸轻松样,而他可是为他紧张不已。

    “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说了。”他略显烦躁的顶回。这个禄子大人还真哕唆,怎么老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你这小子!”禄子还想说什么,但见他那副专一的神情便不再多言,只道:“随你了,你能回来,我也乐得轻松不是吗?”

    紧接着,他也坐进位子里,两人一同审查案件,突然禄子说:“还记得三个月前大蘅山的土匪案件吗?”

    “我当然记得。”安哲沁点点头。

    “他们其中的老二余冈至今下落不明,听说有意救出其他兄弟。想想此人还真是棘手。”禄子深叹了声。

    “您认为他会怎么救?劫狱吗?更不可能。”安哲沁倒认为这不过是无稽之谈。

    “我也希望是如此。”禄子笑了笑,有他在,就是能安抚他的情绪。

    一天的时光就在他们相互讨论中过去了,禄子立刻催促道:“回去吧,昨天才刚成亲今天别这么卖力了。”

    “也好,该做的我也几乎快做完了,明天便可轻松些。”安哲沁起身,便对禄子道:“大人,那学生告退。”

    安哲沁走出理藩院,正欲往家门迈进,却见艳儿从前方徐徐走了过来。

    “艳儿,有事吗?”一见是她,他便知道这女人又是为争风吃醋而来。

    “安公子,人家今天都没客人上门,所以无聊得慌,能不能带我去您府邸走走?”艳儿先以软语说道。

    “我府中又有什么好逛的?”安哲沁反问。

    “当然有了。”艳儿千娇百媚地笑着,“上回我去的时候还差点儿逛迷路呢,想想还好多地方您没带我去。”

    “这……好吧,那就顺你意了。”安哲沁露出他招牌般的魔魅笑意,便偕同她一块儿前往安府。

    “有件事我很好奇。”艳儿偷偷问道。

    “你说。”

    “昨晚你没在新房过夜,新娘子没有查问吗?”艳儿的嘴角闪过一道诡谲笑意,像是试探。

    “没有,她根本不知情。”安哲沁又怎会捉摸不住艳儿的心思,就因为她城府太深,他才不敢将她视为成亲对象。

    “什么?她不知情,那还真像猪呢。”艳儿掩嘴大笑出声。

    安哲沁撇撇嘴,肆笑了声,灼利目光黑黝黝地回睇着她,“你说她像猪?”

    圆圆的确像猪一样,是那般“单纯”、“无忧”且“善良”。

    望着他那双眼,艳儿居然有点儿胆寒,“怎么了?我说错了吗?”

    “等会儿你若是遇见她就会发现你说的完全正确。”他别具含意地笑了笑。

    “什么?你要我跟她见面?!”艳儿极为诧异,通常男人怎会希望家里的糟糠妻与外头的野花碰面呢。

    “这有什么不好?你有本事说她背后话,何不当着她的面说。”安哲沁隐隐勾起了嘴角,接着便快步朝前走,绕进了家门。

    一进入府邸他便问着管家亚伯:“少夫人呢?”

    “她……她……少夫人她……”管家有丝为难。

    “快说。”发觉亚伯脸色不对,他便板起脸色。

    “是这样的,少夫人今天不知怎地,逛到了柴房,她居然嫌柴房的柴火太少,竟然跑到山上要帮着劈柴去。”

    “什么?!有人跟上吗?”安哲沁额冒冷汗。

    “有,几个下人全跟上了。”他冷汗涔涔地说。

    “我去看看。”安哲沁半眯起眸,快步朝后山走去。

    艳儿张大眼,今天还真是大开眼界了,没想到安哲沁的新婚妻子居然像一个村姑,这下可好玩了。

    那她又怎能不跟上去瞧瞧呢?

    第4章

    跟到山上后,安哲沁与艳儿亲眼目睹圆圆正在教导着其他下人如何砍树,才能又准又快。直到她看见他到来,立即开心地对他挥着手,“哲沁,你也来了。”

    “你……在做什么?”他紧蹙的眉头却不见松弛。

    “我在教他们砍树和挑树。有些树还没长大他们就挑着砍了,这样对树木不好,而且成熟的树质才结实。”瞧她年纪轻轻的,居然懂得这么多。

    这下安哲沁还真不得不对她另眼相待,原本的怒潮也渐渐降温。

    这时圆圆眼尖地瞧见站在他身旁的艳儿,立刻开心地问:“这位姑娘是谁?好漂亮。”跟着,她便对着艳儿打招呼,“你好,我叫圆圆。”

    “啊,你别拿斧头砍我——”艳儿吓得躲到安哲沁背后。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我正拿着斧头。”圆圆不好意思地吐了下舌头。

    那可爱的模样又让安哲沁心头一震,接着拉过她,将她脸上的灰尘轻轻拂去,“累了吧,我们回去。”

    “嗯。”与安哲沁走了几步后,她便将斧头丢给安哲沁,回头拉住艳儿的手,“来,你既然是安哲沁的朋友,就是我朋友,我们走吧。”

    艳儿见她满身泥士,猛地抽回手,表情更有着浓浓地恨意。因为刚刚安哲沁对圆圆的亲昵举动可是让她心底弥漫上浓浓酸意。

    她这样的反应让圆圆猛地一震,可是她并未多问,只是笑笑地跟着安哲沁继续朝安府移步。

    回到安府后,安哲沁便对她说:“你满身汗水,快去梳洗一下,还有,以后这种事你不必伤神,全权交给下人去做吧。”

    “你不高兴啦?”她缩起下巴,“我只是将我知道的告诉他们。”

    “我没有不高兴,你这么做真的很好,不过做任何事都得明白自己的身份,懂吗?”安哲沁语气中没有责难之意,有的只是轻声的教导。

    “身份?”圆圆从不觉得自己的身份有何不同。

    “是呀,就像你明明是少夫人就偏要做下人的工作,我想你本身也不是什么高贵的大小姐吧,说不定只是名村姑。”

    艳儿待在一旁,恶毒的话终于从她不留情的口中吐出。圆圆先是错愕了下,接着竟笑了,“对,你好厉害,我本来就只是名村姑。”

    “哼,这种话你还——”

    “艳儿,嘴巴守着点!”安哲沁眯起眸,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你……我回去了,不理你了。”艳儿一跺脚,便气得转身跑了。

    “喂!”圆圆抓着安哲沁的手问:“你怎么不去追她,她跑了。”

    “她的事不用你管,我自会处理。快去梳洗一下吧。”

    “哦。”圆圆点点头,转身奔向自己房间,可才跑了几步又回头对他笑间:“她很漂亮,我想……你下个月的新娘有着落了,到时候我就可以了结心愿带着我娘回去了。”

    安哲沁微拧眉心,看着她雀跃离去的背影,心忖:难道她心底真的不存在男女感情,或者仅是独独对他无情呢?

    他更无法理解自己此刻的心情,为何在见到她对自己带个女人回来完全无所谓的模样,心底会有这涩然的感觉?

    也就在他步进书房正准备看点书时,一位下人居然跑了过来,大声嚷着:“公子、公子,少夫人跟您说了吗?我现在就去请大夫过来。”

    “说什么?为何要请大夫?”安哲沁不解地问。

    “少夫人没说?!刚刚在山上遇见一条大蛇,它正准备攻击阿发时,少夫上居然上前推开他,结果反倒是少夫人被咬了一口。我们都很担心,可少夫人说那蛇没毒,要我们安心。但我还是觉得不妥。”

    “有这回事?!那女人居然——”安哲沁将拳头紧紧一握,“我去看她。”

    就当安哲沁紧急推开卧房房门,就见屏风挡住角落,衣裳轻披其上,可见她已在后面净身。

    “圆圆。”怕吓着她,他轻声喊了声。

    但是他却等不到回音,就连沐浴时该有的水声也听不见!

    不对!他快步走到屏风后,就见她动也不动地全裸躺在木桶内。安哲沁轻试她的鼻息,弱而缓,可见她确实中毒了!

    他立刻点住她几处重要穴位,而后抱起她将她搁上床,转身对着门外大喊道:“来人呀……快来人呀……”

    小玉闻声奔了过来,“公子,什么事?”

    “夫人中毒了,快请大夫过来。”他急促吼出声。

    “什么引怎么会……哦好……我马上就去。”小玉立刻直奔府外。

    安哲沁立即为圆圆穿上简单的衣物,而后卷起她的裤管这才发现有两个很深的齿印!

    该死,这丫头怎么那么粗心大意?

    等了一会儿,严大夫来了,一看她的情况先是松了口气,“还好安公子先点了她的穴,让毒液不再蔓延,否则后果堪虞呀。”

    “对了,听下人说她是为毒蛇所咬,但为何回府时她还活蹦乱跳的,之后才昏倒在浴盆内?”这就是安哲沁百思不解的地方。

    “哦,是这样的,我听说过一种毒蛇,咬了人之后那人除了伤口红肿或轻微疼痛之外,不会有任何不适,但只要一遇水毒性就开始从体内顺着血液流动了。我想少夫人就是被这种毒蛇所咬。”严大夫非常仔细地详尽解说。

    “那她现在的情况?”安哲沁忧心忡忡地又问。

    “我只要开几帖退毒药让她服用,应该几天时间就能将毒全部祛动,不过接下来她身子骨会较虚,得再服些清补的药。”严大夫慢慢说道。

    “那就麻烦你了。”安哲沁不再多问,好让他冷静地诊脉、开药方。

    直到严大夫离开后,他的目光仍黏在圆圆那张俏皮可爱的脸上。现在的她虽然不再展现那小巧的梨窝,但是五官里依然渲染上属于她的快乐与无忧。

    现在就等小玉尽速将药抓回来,好让圆圆赶紧解毒了!

    jj     jj       jj

    圆圆张开眼,望着这间空荡荡的屋子,脑子突然觉得好沉,好像刚打过一场仗般混乱不已!刚刚她隐约听见很多声音,但是想集中听清楚他们说些什么却又力不从心。只知道大家好像都为她而忙,而她到底是怎么了?

    用力坐直身子,她看了看周遭,没什么改变……可是不对呀,她记得她正在洗澡,可泡着泡着,她突觉好累,就这么倚在桶边睡着了。

    是小玉抱她上床的?

    不对,圆圆自认自己并不轻呀!可……那又会是谁?她当时可是光着身子,无一物蔽体呀。

    愈想是愈不对,她立刻爬了起来,可这一走动才发现她脚上捆绑了布条,那不是她被蛇咬伤的地方?莫非那真是条毒蛇,她之所以昏昏欲睡,是因为中毒的缘故?

    她立刻往门外跑,可才打开门就见安哲沁正要走进屋里。

    “哲沁,我是不是中毒了?”她急忙抓住他的手。

    “没错,没想到你还猜得到。”见她已完全清醒,他也得以安心。

    “那……那是谁将我从浴盆里抱出来的?”她急切地又问。

    “当然是身为相公的我呀。”他笑得饶富兴味。

    “啊!是你?!”她脸上的红晕迅速地漫上耳根,可紧接着竟呆若木**般地站在原地。心想:完蛋了!她的身子怎么能让他给看光了。

    “你干嘛这么紧张?”他的目光是眨也不眨地黏在她那张错愕的表情上。

    “你怎么可以碰我?”说着,她居然要哭出声了。

    “我们是夫妻呀。”瞧她那副样子,好像他要玷污她似的。

    “夫妻?”她摇摇头,“你只是一时少了人选,我才帮忙你的,等你找倒适当的人我就会离开,这不算。”

    “你就偏要认为我们说什么都不可能白头偕老?”安哲沁挑起一眉,反问着她。

    “你!”她生硬地吞咽了下口水,“你的意思是愿意跟我白头偕老?”

    经她这一问,安哲沁才赫然清醒,他是怎么了?为什么净会说这些让自己头痛的话?这完全违背了自己游戏人间的率性落拓。

    “我……我只是打个比方。”他轻吐了口气,这个理由应该还不算太牵强吧?

    “既……既然嫁给你我也想与你白头偕老,只是你给我的感觉好像不可能,否则昨儿个在食堂里也不会有位公子说您很风流了。”她垂下脑袋,小声小声地说着。

    “那是因为那个人嫉妒我,所以才这么说的。”这句话可不能让“皇上”听见呀,否则他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原来是这样,我还在想你不是有隐疾,那要怎么风流呢。”她掩住小嘴,突然笑了出声。

    “隐疾!”安哲沁深吸了口气,可是恨死了这两个字。

    “嗯。若今天那位姑娘不在乎,你倒是可以接受她。”

    呼呼……安哲沁的气息开始乱了起来。没想到这丫头昨天才嫁给他,今天就迫不及待的想将他送出去。

    他可是所有女人眼中的万人迷,这女人居然对他不屑一顾!好,今天他就让她试试他到底有没有隐疾!

    “在我接受别的女人之前,我要你先接受我。”说时,他居然将她抱起,直往床榻走过去。

    “喂,你这是做什么?”她紧张地绷紧身躯。

    “傻瓜,帮你换药。”他将她轻放在床,先将她伤口上的布条拆下,再找出严大夫研制的伤药涂在上头,再为她重新包扎好。

    从头到尾,她都不敢稍有晃动,就怕他真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来……

    瞧她那副正襟危坐的表情,本来只是想逗她玩玩的安哲沁这下调戏她的兴致却更浓了。

    于是他欺近她,一抹诡异的微笑在他唇边慢慢浮现。“你为何这么紧张,我有隐疾你忘了吗?”

    “是呀,我怎么忘了?”圆圆闻言,这才轻吐口气。

    “既是如此,让我看看你赤裸裸的身子应该没关系才是。”他的嗓音柔魅低沉,大掌已悄悄附上她的颈间,玩弄起她垂挂在那儿的一绺细发。

    他的指尖像赋有魔力般,更带着一股温热,拂上她的肌肤时总是让她无法控制地发出阵阵颤抖。

    “哲沁……别这样……”当话说出口,圆圆才发觉她的声音抖得厉害。

    “可我喜欢碰你的感觉。”当他的唇贴近她时,她的身子就像是石化了一般,居然动弹不得。

    圆圆张着大眼,瞧他渐渐趋近自己,心跳声也愈来愈强,几乎是到了难以控制的地步。

    “呃——”她才要大叫出声,他的热唇已火辣辣地贴住她,轻率地含住她的小嘴,强肆吮尽她口中芳郁。

    安哲沁这一招几乎让圆圆吓得魂不附体,可是又有种难以形容的狂喜在心头泛滥。他会这么对他是不是因为他爱她,不再把她视为只是个想帮他而他也需要她尾的女孩子?

    吻着她馨香中毫无污染的滋味,安哲沁已沉迷在这份触感中,他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完全走了样,可是他却一点儿也不在乎这样的转变。当然,他也不会为这样的转变骤下结论。

    既已撤不了手,他便更大胆地抚弄她全身,温热的气息浅吐在她耳根处,引发她止不住的战栗!

    “别……我觉得我们这样好奇怪……”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呀。

    “放轻松,你将发觉一点儿也不奇怪,这是很正常的事。”望着她小脸低垂、满是羞赧的表情,他内心的渴望早已凌驾于他的理智之上了。

    跟着,他居然用力剥开她的衣襟,让她里头的小肚兜露了出来,两团凝乳被包覆在粉色小布块内,几乎要呼之欲出了。

    “你的条件这么好,干嘛要将它束得这般紧,我将它松开透透气儿。”安哲沁浅笑着,居然真勾掉她身上唯一的蔽体物。

    “啊……不——”她吓得双手紧抱住自己。

    瞬间,安哲沁的热唇已从她颈间慢慢往下滑动,感受她身子的香柔与微微的颤抖,像极了一个猎食者已逮到猎物,正小心翼翼的品尝着。

    他剥开她护胸的双手,唇缓缓下移,最后攫住她那樱桃似的蓓蕾,以舌尖撩拨她青涩的情欲。

    “啊!”她拼命摇着头,“不可以……”。

    “嘘……”安哲沁低哑的声音里暗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邪魅力量,仿佛正准备吞噬她。

    安哲沁喜欢感受到她颤抖的喜悦,轮流的舔洗着她两只蓓蕾,勾起她体内莫名强大的情欲。

    “不……”

    “还没结束呢。”他的嘴离开她的雪胸,跟着来到她肚脐上,可接下来他的动作却让圆圆控制不住地大声尖叫。

    因为他居然抽下她的底裤,下处的空荡让她紧张的叫了出来!

    “别叫得那么大声,还没开始呢。”他邪气——笑,粗糙的掌心磨赠着她那最敏感的苞核。

    圆圆紧闭着眼,小嘴微启地喘息着。

    这……这是什么感觉,为何如此酥麻难耐,她受不了了……她真的不行再承受他这样的挑逗。

    “哲……放开我……求你……”她一双藕臂被他钳于头顶上,气息跟着浅促了起来。

    他咧嘴哼笑,跟着拨开花丛,指尖轻扫那战栗的花心,最后居然猛力深插将中指埋进她体内。

    “呃——”这般小小的撑开已让圆圆疼得汗流浃背,她的小手握紧成拳,上排贝齿也紧咬着下唇,唇瓣已逐渐泛白。

    “傻瓜,别这么紧张,放轻松。”老天,她还真紧,夹得他的手都不能移动了。

    “痛……”她最后泣出这个字。

    “乖乖,放轻松我才能拿开呀。”他柔声诱哄,热唇不断亲吻着她鬓边淌落的冷汗。

    “你要拿开?”她傻气地问。

    “对。”

    “好,那我尽量放……放松。”她痛得溢出了泪水,但为了让他的指头脱离她体内,她强迫自己微开双腿,慢慢放松,“可……可以动了吗?”

    “嗯,可以了。”没想到安哲沁居然不退反进,一个深探已将指头深深赖在她温暖的巢穴中!

    “啊呀……”她下身挺起,却摆脱不了他。

    安哲沁这时突然低首吻住她,好分开她紧啮的齿,在她体内逗留的指头也微微弓起,技巧性地摩擦她最敏感的部位。

    “嗯……嗯……”她仰首低呼,疼意渐散后已被他熟稔的调情技巧给爱抚得娇喘难休。

    望着她涨红的小脸,他全身也燃起极度的兴奋,指头的攻进也跟着愈来愈激狂、疾速。

    这回他再也打不住也退不了身了,高举她的娇臀,就着她的滑液强猛攻占她的身心。

    圆圆呼吸急喘,在这强大的热力摩挲下,青涩感官终究是抵制不了这排山倒海般袭来的滚滚热浪,很快地被送上爱欲高潮,释放出体内强烈的快意。

    这时她湿漉漉的柔径已产生了拼命紧缩的悸动,安哲沁再也耐不住地抽出指并褪下自己的长裤,以本身的巨大顶在她弱小颤抖的穴口。

    他真怕……真怕她承受不住他!

    然而现在的他已快被她给逼疯了,早巳顾不得太多,彻底的夺下她的童贞。

    “啊——”她这回所喊出来的是最凄惨的声音。

    “嘘……别哭,我疼你。”情不自禁下他道出“疼你”二字,缓缓回荡在她那已被痛得热辣辣的胸口,缓解了她那一阵阵像被狠狠撕裂的伤痕。

    接着他低头含吮住她的小嘴,舔干她脸上的泪水,在她彻底放松的那一瞬间又一次强猛冲刺——

    圆圆迷乱地想:他不是有隐疾吗?为何还可以……

    “啊!”她已无心细想,因为他根本不给她时间。

    安哲沁再也无法放缓速度,只能更激狂地捣碎她的身子、她的灵魂。

    强烈的疼痛过去后,又是一道道酥麻难抑的感觉贯穿至身,圆圆潜意识地紧抓着他的背,举高臀羞涩地迎向他。

    看见了她的主动,他唇畔缓缓勾勒起一丝笑痕,一手探索到她脆弱的核心,煽情似的捻动,更助长她体内情欲的冲击。

    她不知所措地狂喊出声,顿时心底涌上无助与仓惶,逼得她再也无法维持矜持,跟着扭动着身躯轻摆圆臀,青涩地勾引着他。

    他腥红的眼底泛起一丝阒暗的颜色,喉咙发出阵阵急喘,动作进一步的加速……

    顿时,天与地像掀起巨浪波涛,天雷地动震撼住圆圆的感官,在她体内滚滚燃烧着千万火焰,像亟欲找到缺口冲上天际。

    他半眯着一对有神的眼,趁她意乱情迷之际又一次以极强烈狂野的速度摩擦她。

    圆圆娇喘不断,猛然,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意窜至她下腹,安哲沁也喷射出激浪热物,成功地将两人推向情欲颠峰——

    额上的冷汗滴在她乳间,安哲沁垂首瞧着她紧闭双目如同昏厥般的通红小脸,心里竟扬起一股想要再一次吞噬她的念头。

    他猛地摇头,因为他玩过无数女人,其中更不乏处女,从不曾有哪个女人会给她这种“不能没有她”的感觉!

    他找上单纯、心无城府的她,要她嫁给他,不就是不想自己操纵在女人手上。为何现在他会自动跳进她的温柔陷阱?

    不,他一定是疯了!

    倏然起身,他穿上了衣物,这时圆圆也逐渐张开眼,脸儿羞红地转过身,不敢再看向他了。

    “你好好歇着,我今晚不来吵你了。”话语温柔,却有着异常的冷漠,说完后他便不再多语的转身走出这间还轻漫着方才做爱味道的房间。

    圆圆傻傻地瞧着他的背影,不懂他为何在刹那间像变了个人似的,是他不满意自己吗?

    如今她已是他的人,不管他过去是不是欺瞒了她什么,终究她成为他真正的妻子了。坦白说,自从嫁给他之后,她发现自己已渐渐爱上这男人,可又担心她这个假妻子迟早要离开,因而不敢继续沉浸在这个不该有的梦境中。

    可现在她可以做这样的梦……因为她是他的,他合该也是她的了。

    即便他刚刚不满意自己,她相信她可以学习,让他也喜欢上她。微微一笑后她便闭上了眼,或许是累了……她这一睡睡得好沉、好香甜。

    jj     jj       jj

    安哲沁大半夜地来到马厩,牵了一匹马便奔出府门,来到驭马坡拼命奔驰,想找回自己冷静的心灵。

    他到底怎么了?好几次都会对那女人产生怜惜,但他一直以为那只是纯粹欣赏她憨傻的个性。

    可今天他“夺下她童贞”就是不该,更不该有沉迷上瘾的念头。

    以往,在任何女人床上他都不曾有过这种感觉,为何独独对她他会控制不住的想再一次拥住她、疼她,爱她?

    不,他并不想让任何一个女人缚锁,应该彻底毁掉这份感觉,否则未来还那么长远的路,他该怎么面对她呢?

    最后他来到了理藩院,就在那里睡了一晚。

    一早,当禄子前来办公时乍见安哲沁房间里有晕黄的灯火在闪耀时,还以为是偷儿,喊了士兵就这么冲了进去,把好不容易才人眠的安哲沁给震醒了。

    “大人,您这是做什么?”安哲沁轻吐了口气。

    “是你?!你怎么会睡在这里?”禄子大感意外。

    “我不睡这儿我要睡哪儿呢?”他猛叹了口气,并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皱褶。

    “你才刚新婚,是该睡在你家新房。”禄子先是撤出冲进屋里的士兵,最后来到他身边,“出了什么问题?”

    “没有。”

    “你不用瞒我,这太虚伪了吧?”禄子虽与他是师生之称,但是他明白办案过程中真正为师的是安哲沁。但他从不以此而自傲,更向他保证除非他不要他,他绝对不会投靠别人。

    面对这样的情分,禄子一直拿他当朋友看待,彼此情谊因而更笃实了,而他又怎会看不出安哲沁此刻脸上那一道道怪异的线条?

    “我……我也不知道,反正心里就是不舒服。”他抿唇一笑,为自己竟会掉入感情魔障中而自嘲良久。

    “你是不肯说吧?”禄子就是这样,平时看来是个没脾气的官儿,但实际上却比任何人都了解他。

    他摇摇头,欲言又止。

    “是因为你那位新夫人?”他偷觑了跟安哲沁那张怪异的表情。

    “呵,大人,您什么时候这么了解学生?”安哲沁笑问。

    “因为你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表情。”禄子与安哲沁一块儿走到外头,看着圈子里的花花草草。

    “其实也没什么,是我自己往胡同里钻。”安哲沁淡淡一笑,阗黑的眸底藏了某份心思。

    “那就好,我相信你必能处理好自己的事。”禄子拍拍他的肩,突然端正起颜色,“对了,据我分布在京里的眼线报告,余冈似乎回来了。”

    “怎么?他还不死心呀。”安哲沁眸光倏沉。

    “就不明白他想怎么下手了,这便是我最担心的地方。”大蘅山上三个大土匪就以余冈最难搞。

    安哲沁点点头,“这个您放心,我会多加注意。”

    “那就好,进屋里办公吧。”

    禄子别有含意地望了他一眼后,便率先走进屋内,拿起桌上一些未解的悬案。“为了让你分分心,这些案子就交给你处理了。”

    “大人,您还真看得起我呀。”安哲沁无奈,却也只能接手查办了。

    翻开案卷,正在细心审理时,禄子突然冒出一句话,“哲沁呀,你性喜风流,但有没有想过安定下来?”

    安哲沁一震,有点啼笑皆非地问:“为什么这么想?”

    “像我有妻儿,妻子很娴淑,还有一双可爱子女,从不觉得这样的生活哪理不好。虽然夫妻之间的小争吵一定会有,可是这也是生活上的情趣。”禄子以兄长的身份提点她。

    “大人,您这话太严重。”安哲沁睁大眼。

    “严重?哪严重了!”

    “您说妻子……就已经让我浑身发毛,若再多对儿女我就会头皮发麻了,万万不要吧。”不是安哲沁不喜欢小孩,而是他压根没想过,那种有负担的日子他要怎么过?

    逗逗人家的孩子好玩,自己生……他可就敬谢不敏了。

    “唉……你呀,真是死脑筋。”禄子摇摇头,真是拿这个师爷没办法,不过这事他不用着急,他相信老天有眼,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 风流师爷 http://www.xcxs4.com/3/3612/ ) 移动版阅读m.xcxs4.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风流师爷》,方便以后阅读风流师爷33-3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风流师爷33-34并对风流师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