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爱

868-887完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飒飒 本章:868-887完结

    第八十六章 天接云涛连晓雾

    “这世间,没有哪一种感情经得起挥霍和践踏。《+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林朝澍

    林朝澍敏感地察觉到关意晟最近似乎越来越清闲。

    首先,他打骚扰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多。有时候早上刚刚分开,他能在十点的时候就打电话来,说是提醒她要站起来做个广播体操或是眼保健操,总之是要瞎闹纠缠半天。下午吧,离下班还有两三个小时的时候,他就开始打电话。“去哪儿吃啊?”“想吃什么啊?”“哪哪儿开了家新店要不要试一试?”…诸如此类的问题,关意晟问得不厌其烦,就像是突然变身北京美食达人。

    其次,他主动承担起了接女儿放学的任务。差不多每天他都是接了林一一下课,带她去约定的餐厅,一边儿看着女儿写作业,一边儿等林朝澍过来会合吃晚饭。

    刚开始那几天,林朝澍还以为是只是工作和工作之间的空隙,也就没怎么在意。可是,时间一长,她就觉得不对了,想问,却又莫名地觉得心慌,不问,哽在胸口总是觉得气闷。这一天,关意晟送了她们俩回外婆家,临走的时候又掳了林朝澍走。林朝澍破天荒地一声没吭,也没挣扎,乖巧柔顺地跟在关意晟的身后,惊得关意晟都回头看了她两眼。两人回到公寓,关意晟跟林朝澍说起想把新家后面两栋副楼的其中一栋改成一层健身房,一层练舞室,一层钢琴室。林朝澍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想到他最近的异常,又把已经到了嘴边的揶揄的话吞了下去。她犹豫了半天。结果洗洗涮涮之后,关意晟抱着她就扔上了床,人也跟着压了上来,林朝澍赶紧推开了他,正色道:“等等,我有问题想问你。”

    关意晟盯着她看了几秒,皱眉说:“你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劲儿?”

    “不对劲儿的人是你吧?”林朝澍有些哀怨地看着恶人先告状的人,“关大总裁,你最近很有空啊!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怎么?嫌我烦了?这才多久,你就痒了?”关意晟逼近她,故意地作出一副多疑的样子。

    “关意晟!我是认真的。要是真有什么事儿,你不要瞒着我。”

    “我的大小姐!能有什么事儿啊?你脑子里想什么啊?我把工作都赖给我妈了,想跟你跟女儿多点儿时间相处,不可以吗?”关意晟一脸无奈地看着她,哭笑不得的表情。

    林朝澍将信将疑地盯着关意晟的表情,又看不出来任何破绽,只能暂时地偃旗息鼓:“真不是吗?”

    “不是!过段时间,我又会忙得跟陀螺似的,到时候你可别抱怨。”关意晟搂着她躺了下来。

    林朝澍习惯性地把头枕在他的肩窝上,脸贴着他的胸口,轻轻地叹了口气,却被关意晟抬起了下巴,用温柔的吻去化解她的愁绪,用炙热的体温熨帖她的心,让她渐渐忘却了所有的思绪,只知道跟随起舞直至化境。

    许久之后。林朝澍已经沉沉睡去,光滑的背贴在关意晟的怀里,严丝合缝。关意晟摩挲着她瘦削却滑腻的肩头,享受着此刻的静谧时光,就像是这些天与冯月华的那些纷扰冲突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他想,林朝澍大概是猜到了一些什么,所以才会想问,又不太愿意面对。他的确是越来越清闲,冯月华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在架空他,越来越多的工作被转移到董事长办公室去处理,他好像真成了游手好闲的二世祖。只是,冯月华至今还没有正面和他说过什么,像是在憋着劲儿等关意晟自己沉不住气主动过去求饶。

    想着想着,越想越觉得好笑,越想又觉得悲凉,关意晟不知道该忍住笑,还是该忍住泪。

    周一的上午,华越的会议室里,冯月华扫了一圈坐着的人,眼神凌厉了起来,微微一侧头,胡特助赶紧附耳解释,关意晟今天还没有进办公室,刚才打他电话,也没有人接听。冯月华听了,眉头越发皱得紧,一口气在胸口窜来窜去,却终是一言不发,示意胡特助继续主持会议。

    会议结束之后,冯月华快步走回办公室,把笔记本一把摔在了办公桌上,转身对胡特助说:“打!接着打电话!”这已经不是关意晟第一次缺席会议,之前两三次缺席,至少还会提前打个招呼,不是告病就说自己临时有重要会面。这一次,连招呼也不打,甚至人都找不到。冯月华窝了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自从知道林朝澍是那个女人的女儿,她就打心底里不喜欢,只是看在林一一的份上,不会面上做得难看而已,但要她点头答应他们的婚事,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儿。关意晟这一招先斩后奏,激得冯月华怒火攻心,让她一想到那张白玉一般的脸就觉得扎眼挠心,哪里肯吃下这个闷亏。

    胡特助放下电话,摇了摇头:“还是没有人接…要不我让赵卓去找找关总吧。”

    “去,快去!”冯月华控制不住有些心浮气躁。胡特助走到一边拨电话,看了冯月华一眼,又迅速地垂下眼帘,轻声交代赵卓赶紧找到关意晟。

    “冯总,再过十分钟就是我们和Poty的签约仪式,您准备一下。”胡特助走到神情凝滞的冯月华身边,提醒她接下来的重要行程。华越将手中正在进行的研制的几个新药的项目以打包销售的方式,用1.3亿美金的价格卖给了德国的Poty制药。实际上昨天两家公司的代表已经签订了正式的合约,今天只是一个媒体发布会,能够对外技术输出,对华越的品牌形象来说非常加分。

    在冯月华看来,目前华越在制药这一块儿的投入过大,牵制了他们在地产行业的资金,她对此不满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了。这一次,借着林朝澍的事儿,她把这些新药的项目捏在手里,一方面是给关意晟施加压力,一方面意在按自己的方式重新调配集团内部资源。敲山震虎,冯月华想,关意晟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的,没有她,没有华越在背后支持,他的任何理想也好目标也好,都只会是空谈。他得清楚,能力再高又如何?离了背景和平台,能力算什么?多少人一身本事落魄江湖的?关意晟觉得自己翅膀硬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冯月华恨恨地想着,她要让他看看,没了华越,他还能不能折腾出浪来。

    冯月华去洗手间整理了一番仪容,稍微补了补妆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随即昂头挺胸地走出了办公室,往多媒体大厅行去。

    公关部和研发部的人早就在会场准备,媒体已经陆续到场。冯月华走进去的时候,热情地和相熟的记者聊了几句,邀请他们在签约仪式后留下来一块儿吃饭。正说得欢声笑语时,门口一阵搔动,几个金发碧眼身材高大的欧洲人走了进来,技术部总监正和领头的男人低声交谈,引着他往冯月华这边儿走来。

    “冯董,我跟您介绍一下,这位是Poty制药的COO鲍尔先生。”技术部总监笑着说,“Mr. Bauer,This is Mrs. Feng,Our Chairman.”

    鲍尔是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他礼貌地微笑着和冯月华握手寒暄。冯月华和他聊了两句,便示意他和自己一同上去主席台。

    站在主席台上,冯月华看向场下坐着的人,脸上是一贯得体优雅的笑容。当她的视线扫到会场角落时,看到关意晟和顾西并肩坐在那儿,眼里寒光一闪,嘴上说的话却没有停顿。

    冯月华说完,便是鲍尔上场致辞。接着双方签字,交换了合约书,拍照,媒体简短采访。在一团繁花锦簇中,关意晟站在一旁,笑意融融,侧头与顾西说着什么。鲍尔本来被一位记者拉着正采访中,他面带微笑地详细地回答着,目光不经意往外一看,见到了那两人,惊讶地一顿,旋即低头迅速地结束了采访,排开众人走到了关意晟和顾西二人的面前,一番拥抱之后,三人热络地交谈起来。

    冯月华当然注意到了这一幕,她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又马上放松,姿态自然地应付着记者。也有几位记者发现了关意晟,便有些蠢蠢欲动地想过去,却不料鲍尔领着二人往冯月华那边走去,于是记者们也跟着一块儿聚了过来。

    鲍尔用流利的中文对冯月华说:“冯董事长,这位是关意晟,这位是顾西,他们的公司前几天刚刚收购了Poty所有的股份,所以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了Poty唯一所有人。”

    顾西笑着说:“冯阿姨,我昨天才知道跟华越的这个事儿的。哎呦,真没想到,这兜兜转转的,原来都是在自家人的口袋里进出啊。”

    冯月华脑子晕眩了几秒,便马上明白了几分。她架住了脸上的微笑,淡淡地对着顾西说:“下回见到你们家老爷子,我可得夸夸你。这几年自己出去摸爬滚打的,你倒真是历练出来了。”

    顾西指了指关意晟:“这军功章里,有我的一半儿,可也有您儿子的一半儿。说来说去,还是您调教得好,我这只是跟着小晟学了点儿皮毛。”

    冯月华脸上的笑容渐渐僵了起来,盯着关意晟几秒,没再说什么,便要离开。眼见着旁边的记者闻了腥味儿就要围拢来,公关部的人忙出来控制场面,宣布采访时间结束,请媒体到一旁茶叙。

    顾西看了眼从头到尾微笑不语的关意晟,叹了口气说:“何必呢?这下子连累我也被记恨上了。你也知道你妈,那是个饶人的吗?只求我别落在她手里啊!”

    “行了吧你!这戏看得还过瘾?”关意晟斜了他一眼,便丢下他自顾自走了。顾西不以为意,和满头雾水的鲍尔对视了一眼,笑着和他一块儿离开了。

    第八十七章 大结局 温柔入深乡

    “漫长的人生,会因为有一个人存在而变得短促,这就是幸福。”——关意晟

    冯月华仰着头急步走回办公室,在窗边踱了好几个来回。胡特助把门带好,自己则仔细听着门内的动静。过了一会儿,她听到冯月华叫自己,忙敲了两声门,推门走了进去。

    “你问问研发部,最近有没有人事方面的变动。”冯月华声音有些哑。

    胡特助站了一会儿,没有动,迟疑着。冯月华抬起头来看着她,脸色慢慢有些灰败:“你知道什么?”

    胡特助微低着头,没有看冯月华,声音里没有起伏地说:“上个星期,研发部有五个人陆续辞职。他们大多是已经打包出售的各个项目的负责人,关总特批了即时离职。”

    “你怎么会知道?”冯月华身体靠在办公桌上,一只手撑在桌面上,手背青筋毕露,指尖发白。

    “我今天早上整理人事部的月度报告的时候偶然翻到的。”胡特助口齿清楚地应对。她并不是今早才知道的,只是这一点肯定是不能直说的。那天她去其他楼层的办公室,等不及电梯就去走楼梯,听到两个小姑娘聊起这些人事异动。当然,在华越内部,最大的人事变动就是关意晟的被架空,研发部大将的纷纷出走似乎也让人有兔死狐悲之感。但凡是有些门道的人都收到了风声,各种谣言四处流窜,人心浮动,大有重新洗牌之前的躁动感。这些,胡特助不能肯定冯月华知不知道,即使听不到看不到,总是多少能预料到的。然而,有些事情即便别人能看得明白透彻,当事人若是钻进了牛角尖,总是选择性地眼盲耳聋的。她在心里感慨着,静静地等着冯月华的反应。

    胡特助所说的情况,基本上与冯月华刚才心里的猜测不相上下,她心头气血翻涌,一时之间根本说不出话来。想想关意晟这段时间以来的平静无波,就是等着这一刻吧?只怕是从她要把新药项目接手过去的时候,关意晟就开始布局了,那些交到自己手里的进度报告里到底有多少水分,恐怕只有关意晟和那几个离职的人才知道了。如果新药的研发已经到了收尾阶段,那么她就是活生生把金**母卖了肉**的价。冯月华越想越是懊恼,抖着声音恨声说道:“你去…请关总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不用了,我已经过来了。”一个朗润的男声响起,关意晟缓步走了进来,面上是疏淡的神色,微微笑着对胡特助说,“麻烦你把电话和来访都先挡一挡。”

    胡特助点点头,无声地走出办公室。

    沉默。

    冯月华绕过宽大的办公桌走回自己的座椅,一言不发。而关意晟则是双手插兜走到沙发旁,解了西装的扣子,慢条斯理地坐了下去。两个人就像是在进行一场角力,仿佛谁先开了口谁就输了气势。

    冯月华看着关意晟气定神闲的姿态,眉目清冷得异常地陌生。她撇过头去,调开视线,看向对面墙上巨幅的色彩斑斓的抽象派油画,终是心浮气躁耗不下去:“你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有,当然有。”关意晟看向冯月华,嘴角忽然挂上一抹笑,“下周三姥爷他们回北京。我爸让我约了小雨的外婆和舅舅舅妈周五晚上正式见面,姥爷他们也会去。想问问您的意见。”

    “我的意见?你还想听吗?”冯月华觉得讽刺至极。

    “您是我的妈妈,您的意见,我当然得听。”关意晟说得诚恳无比。

    “我还真没看出来。要是你真像你说得这么孝顺,我要你离婚,你会听吗?”

    “我既然已经结婚,就没有想过要离婚。这件事情,您继续这么拧着,对大家都不好。”

    这话里的姿态,像是一把刀刺到冯月华的心里——木已成舟,你又奈得我何?她把手放在桌面上,握了拳又松开,反反复复,几乎是从齿间磨着说出来:“关意晟!不要以为我就剩下你一个儿子,华越就非你不可,关家冯家就非你不可!”

    关意晟闻言,愣了愣,双目低垂,半晌后,低低地笑了几声,说:“妈妈,您这一辈子,到底有没有把眼睛放在别人身上过?如果您对我曾经用过半点儿心,您应该知道,我有多恨我背上背着的这些东西。您也应该会明白,为什么我还会留在这里。您要是真把我当作您唯一的儿子,您就不会一直拿着群群的事儿来勒索我的感情…”

    他缓缓站起了身,转向冯月华的方向,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这些年来,这是我第一次按照我的意愿做我真正想做的事儿。您要能替我高兴,那是最好。您要是不能,那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冯月华对上他的视线,冷笑了一声:“我当然高兴。我教了你这么些年,看看,你现在用在我这儿的这一招真是漂亮。”

    关意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头一撇,不欲多言,抬脚就往外走去。

    “站住!”冯月华霍地站起来,“这就是你对自己妈妈的态度吗?你还记不记得你自己说过什么?”

    关意晟背对着她定住,过了一会儿才转过身来,眼中隐隐有风云涌动,沉声说道:“我当然没有忘记。”关意群出了意外之后,他日夜守着情绪不稳的冯月华,他说过,他会帮着弟弟完成没有完成的事儿,他会把关意群的那份梦想和责任都一起扛在肩上。

    “我以为,这些年,一件件儿的您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关意晟摇摇头,“算了…”他无心再和冯月华纠缠下去,在她身上,他几乎已经耗尽了所有的亲情和耐心。

    关意晟走到门口,背后已经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他顿了顿,终究是没有再回头。

    两个月之后。

    “起来!起来!快起来!”林朝澍摇着关意晟的肩,大声地冲着他耳朵喊。关意晟眼睛都没睁开,伸手一捞就把林朝澍拎上床搂在了胸前压得紧紧地。林朝澍被憋得面色涨红,又挣不开手脚,只能奋力在他胸口一咬,关意晟痛呼一声松了手,她才又重见天日。

    “没见过你这么爱咬人的小狗…”关意晟低低沉沉地笑着,眼睛半眯着,“来,再陪我多睡一会儿。”

    林朝澍跳起来,避开他的手臂:“我才没见过你这么心安理得吃软饭的!”

    “好!好!好!”关意晟把头闷在枕头里磨蹭了会儿,然后突然地起身朝林朝澍扑过去,一边儿说着:“既然你都开始抱怨了,那吃软饭也有吃软饭的职业尊严。我得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专业素养!”

    “住手!别闹了!”林朝澍左躲右闪,不一会儿就已经气喘吁吁脸色酡红。关意晟这时不仅是脑子全醒了,身体也醒了,看着****的人就在自己身下,不真做点儿什么好像还挺辜负这大好时光的。他三下五除二地就把林朝澍扒得只剩下内衣裤,粉红色的内衣衬着莹白的皮肤,随着她的挣扎,一片乳浪翻波,看得他更是血往下涌,一嘴咬住一只软白,一只手压着她的身体,一只手就把她的内裤卷下来往床边儿一扔。他伸手往下探了探,指尖触得一汪莹润,羞得林朝澍直往上缩。关意晟喘着粗气儿覆上了林朝澍,哑着嗓子在她耳边用性感的声音说:“今儿有点儿急。先等我缓过这阵儿,咱们再来说专业不专业的事儿…”说话间便勾起林朝澍的一条长腿,有些不耐地挤了进去。没到了底,两人均是一叹,对视一眼,林朝澍迷蒙着咬唇撇开了头,关意晟更是受不住,也不论章法,急急地就干脆直接地来。正是忘形的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一声脆生生的稚气抱怨:“妈妈!你怎么叫了这么久爸爸还不起床啊?”

    “啊!”林朝澍发出短促的一声疾呼,一脚踹开了关意晟,卷着被子缩到一旁,抬头看见关意晟正是尴尬的状态,赤条条地半跪在床上,想到不对,忙又把被子抛了过去,把两个人都盖在了被子底下。

    “爸爸!我妈妈呢?”林一一小朋友走进来,见妈妈不在,疑惑地问道。关意晟只露个头,像是刚醒一样,摇摇头:“没看见。要不你去后面儿的健身房去找找?”

    林一一正要转头走,突然又折回来,撅着嘴说:“爸爸你说了今天早上要带我去爬山的,现在还在睡懒觉!”小姑娘指着地上的粉色内裤:“你还乱丢衣服!”

    “好好好,爸爸马上起床。你先去找你妈妈,乖啊!”关意晟忍着被人掐着的疼,笑着哄着女儿。稚嫩单纯的林一一又一次被关意晟骗去了后院,无知无觉地小旋风一般往外跑去。好容易送了小程咬金出去,他伸手掀开被子,林朝澍已经过肩的墨黑长发凌乱地披散着,她捂着脸不肯面对。关意晟觉得好笑:“你要再不起来,待会儿小祖宗可又要回来了啊!”

    林朝澍弹起来,先是扑打了他一阵,才甘心情愿地迅速穿好衣服。关意晟倒是不急,慢吞吞地捞起地上的睡裤随便一套,先走到窗边儿看了看院子里的瑟缩枯枝残叶,伸了个懒腰。

    “你到底要在家里休息到什么时候啊?”林朝澍一边儿收拾枕头被子,一边儿问道。

    “怎么了?真怕我吃软饭啊?”关意晟看了她一眼。

    “你妈妈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问这事儿了。够了吧?”林朝澍叹口气。虽然冯月华在电话里的口气并不好,到底是收了虚伪客气,话里有着缓和的意思。

    关意晟走到林朝澍的身边,从后面轻轻地搂住了她的腰,把她圈在自己的怀里摇晃着。

    “你要是觉得烦,就别接她电话。”

    “什么话!”

    “疼老婆的话。”

    “不要脸!”

    “要脸有什么用?要脸的话,你早跑了…”

    “…”

    关意晟嗅着她发间的清香,胸臆间盈满的全是满足。上个月,他们已经带着一众亲友飞去大溪地举办了一个小小的婚礼。范佩云在婚礼上老泪纵横,引得林朝澍也哭花了妆。冯月华虽然冷着一张脸,但是碍于她父母的强硬态度,好歹也还是去了,婚礼后的家宴上,一个人默默坐在一旁喝了半瓶的香槟。

    现在,关意晟真是不急着逼冯月华服软。这段时间扔下了华越那一摊子的事儿,正好能好好看一看自己手底下几间公司的状况。悠悠闲闲地工作,悠悠闲闲地生活,娇妻稚子,这样的生活他从前几乎是奢望都没有过的。

    林朝澍仍是害羞的,红着脸从他怀里挣了出来,推着他去卫生间洗漱:“我帮吴嫂准备早餐去。”

    男人慢慢地拖着脚步走进了卫生间,林朝澍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肌肉线条充满了美感,脸上越发烧起来。她回过神来,笑着摇了摇头,穿过光影明亮的现在,往充满一一笑声的未来走去。

( 明知故爱 http://www.xcxs4.com/3/3621/ ) 移动版阅读m.xcxs4.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明知故爱》,方便以后阅读明知故爱868-887完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明知故爱868-887完结并对明知故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